首页 本站文集 枫叶文集 第八卷 → 浪漫的心河

    春来了,雪化了,天暖了,地绿了,心动了,梦醒了,鸟叫了,风热了。

    春是人类最初的季节。那时水里河里海里走出了裸体的鱼,它们开口就说:饿饿饿。
    雪是人类永恒的记忆。那时山上石上天上挂满了童话的光,裸体的鱼大喊:冷冷冷。
    然后,太阳出来了,天暖了,站立的生灵们脱去了浑身的鳞片,迫不及待地说:爱着爱着爱着。
    然后,心儿跳动了,张望了,拥抱的生灵们感到了彼此的体温,兴高采烈地说:我的我的我的。

    为了养活跑跑跳跳的行者,大地绿了。一丛丛、一朵朵,从花到果,等着,等着,他们她们,吃饱了,穿多了,却感到了无边的寂寞。
    为了安慰忐忐忑忑的血液,梦开始了。一天天、一夜夜,从晨到昏,换着,换着,她们他们,微笑了,忧愁了,却感到了期盼的快乐。

    于是,懒惰的生灵们,长出了翅膀,它们是鸟儿,自诩是上苍的守护者。然后,年年岁岁,忙着找暖暖的被窝。
    于是,日月的对接中,分出了季节,四方各不同,天南地北隔开了距离。然后,五颜六色,给这个世界以区别。

    我们用梦怀念着,最初的季节,和最后的那场无垠的大雪。我们用心灵记住了,当初的歌声和爱情,执着地繁衍着。
    风儿不停地帮我们换着季节,给我们凄冷与寂寞的间隙,填充着悲欢喜乐。
    鸟儿却依然不愿放弃本性中对遥远的期待和飞翔的愉悦。它们说:我们在传递着,传递着无形的宿命和凋谢的因果。
    心河,流淌着,一如女人们的性格,温柔与不屈,自私和忘我,矛盾着的曾经、现在和未来的岁月。她们是人间永远更替的生机和湮没。
    峻岭,耸立着,一如男人们的缄默,深沉与安然,冲动和困惑,天真着的童年、青春和老去的决绝。他们是天伦始终不改的道理和法则。

    我对着积攒了三十亿年热情的太阳说,我的血液为你沸腾啊,你像硕大的卵子,孕育了一切。请在人类困倦以前,不要熄灭。
    我对着婉约了四十六亿年情境的月亮说,我的情感系与你的寄托,你如永恒的梦呓,引动着一切。请在性别消失以前,不要抛却。

    又是春来了,雪化了,天暖了,地绿了,心动了,梦醒了,鸟叫了,风热了。
    这个季节,我们记得,我们快乐,我们珍惜着时空及我们不知道看不见的冥冥之神给予我们的一切。
    哪怕再长的时间和再远的距离,也只是一个段落,我们也不会自愿地,苟且。

返回文集八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10-03-11 19:2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