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 读书,可滋润心灵

    因为早年有缘拜读了《狂与逸》一书,近期忆写了对此书的读后感并发表到网络,不料想源于此文通过网络渠道幸识该书作者张节末先生。谁说网络多歧路?我已不以为然。我的感触却是,因为邂逅这网络时代,所以才邂逅了很多很想认知的人。实际上,我也确实相遇了我想遇到的人。所谓人生之快哉,如此已矣。

    张先生告诉我,他给我签名寄赠了他的力作《禅宗美学》,并说可能你会喜欢读。先生也许不知,我曾读过多本宗教哲学类作品,而且深有心得。所以能得到张先生的《禅宗美学》,让我欣喜若狂。如果不是由于这本书还在邮路上,或许此刻我正沉浸于沁人心扉的墨香中,在禅理构建的美学境界,自由地弛张。

    节末先生透露,近期他正在撰写《意境美学》。对此我甚是期待,希望北大出版社早日将其付梓,我也好早日在书店看到此书。毕竟,系统梳理意境之美的理论专著不是很多,且张先生那与众不同的语文风格,一定能擭去读者的心绪。先生说,届时多多批评之。是啊,一定会认真“批评”的,我会以我浅稚的感悟、本性的真纯和无羁的追问,与禅宗与意境,做一次毫无拘囿的探讨。

    读书让人心胸透亮。也许这话已很少有人得悟,因为现代人很匆忙——可很多人又不知忙什么,为何忙?就是一味地忙,晕头转向、死去活来,直至心胸拥堵,了无头绪。尤其可叹的是,如今许多人其实已不能承受一本书之重。

    读书是读书的前提,读书是写书的基础,不读书自然读不懂书,不读书更是写不出书。书是沉默的智慧,书是定格的思考,书也是心灵的痕迹。远离书籍的人,当然就远离了静独思悟的氛围,远离了心灵与智慧的共鸣。

    阅读是个自我清扫、自我观照、自我甄别、自我修缮的过程。这世界上,只有阅读最能让人安然于某个时段,而忘却某些搅扰。我希望自己能在为生机疲于奔命的间隙,留一点空闲,读几本好书,识一点道理,好让此生活得更明白些、更敞亮些、更旷达些。虽然,与学问的接触会让一个俗人因为不由自主的思考而感到辛苦,但那才是阅读的另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

    读一本好书,可以滋润干涸的心灵。或者这就是那些写作者们,最是不朽的功绩。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11-15 10: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