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 世俗的本性是冷漠

    最近在心里一直玩味一段话:“冷漠是世俗的本性,除了父母子女爱人,没有人有义务予你深情。”

    那天下班,故意迟了些,趁着天黑,满足了自己走一次草坪的愿望。有人曾对我说,那些草是不怕踩的。有不怕踩踏的小草吗?我当然不信。可我还是踩着那一大块的绿茵走了过去。做了一次只顾满足自己贪求而不惜小草痛吟的冷漠的人。昏暗的路灯下,没有人看到,因此也没有人对我的“野蛮行径”给予指责,甚至连我自己都没脸红。

    我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所以我从来不以完美作为自己道德承受力的唯一要求。我想做一个自然主义者,吃自己爱吃的食物,走自己想走的草地,不管在城市还是村野。但我无法褪去人的社会属性,我总想自我免责,而热衷责他。然而当我看到弱肉强食,看到一只蚂蚁被一阵湍急的雨水冲淹而亡,又不免怜悯。因此,我知道我最终连自然主义者也是做不成的。

    生活中,我能看到很多离奇古怪的事情,也亲身经验了做人的愉快和悲伤。岁岁年年,我的得意与虚荣一直难免,郁闷和哀愁始终相随。彼时此刻,我没有向谁征询安然活着的捷径,更没求谁帮我度过心灵的坎坷,因为我知道“世俗的本性是冷漠”,我要的是甘愿的同在,而不是昂贵的同情。哦,寄望仙佛神道?不,它们自有它们的清宁和懊恼,哪会管它们好不容易摆脱了的这个尘世呢?

    其实这一生我已分不清哪些是我不需要的,哪一些是我梦寐以求的。我往往得到了我不需要的,又错过了我梦寐以求的。我不想听无味的劝告,就像我越来越厌倦劝告别人。难道,冷漠也是相互的吗?

    今天清晨起来,家里除了懵懂初醒的我——空无一人,加班的加班,上学的上学,我再次成为孤家寡人。看到窗外的阳关十分静好,心底忍不住就突涌起外出的念头。于是翻开了手机通讯录,想给其中的某个朋友打电话,约一起,随意找一处所在,闲散一次。然而,看着那一个个熟悉又默然的名字,顾忌显浮而来——双休日,各自有安排,何苦要以叨扰的形式满足自我?轻叹,罢了。

    转身,揿开电脑,泡一杯茶,静坐不语。却原来,世俗的冷漠,不只来自于人群。自己对自己,有时亦是如此。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11-01 10: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