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 怪谈

    他突然发现,这是一群疯子的世界。

    如果枪口还没指向额头,烈火还没靠近双腿,毒药还没端到面前,刀刃还没触及皮肤。都是英雄、硬汉,都是大丈夫、烈女子。可是,扳机就要响起时,烈火围困时,毒药浸唇时,利刃切入时,瘫软的不只是身躯,弯曲的岂止是眼神,求饶的也不仅是话语。

    熙熙攘攘的街市,安逸静宁的岁月,膨胀的何止是欲望,张扬的何止是名利,跋扈的何止是财位,夸张的何止是得失。

    某一种生命,本不该也没有资格诅咒战争、灾难和残杀,血与火之间,是天意的教诲。可惜,人们忘记的太快。所以,历史一次次地重演,教训一次次地到来。

    大自然只允许一种弱肉强食,只同情一种生息灭绝,那是强者亦是弱者、弱者也有强势的规律。在时间的肇始和距离的起端,前赴后继的痛苦与得意,一直那样的平常而从容,谁都没有抱怨,没有悔恨。物竞天择的天下,水长流,山长绿,落叶与盛花都是轮回。弱小与强大的平衡,有很多弥补的形式。

   然而,在这一群疯子的世界中,一切皆已篡改。

   肌肉不再是力量,智慧不再是信仰。放眼看去,昼夜颠倒,是非调转,真伪共存。都在肆虐,都在旁观,肆虐与肆虐的旁观,旁观与旁观的肆虐,仿佛那是被上天刚刚遗弃的地界,天意也厌倦了挽回。

    面对那嚣张的疯狂,谁能谁敢问,收治的场所在哪里?

    有一点可以确定,死灭是最好的结局。那时,这世界方能真的清净了,那清净不是一群疯子做作的觉悟。如此,风轻云淡的时空,尘归尘、土归土,任风来雨去,任春萌秋敝。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2-01-01 02:3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