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 非分之想

    茫茫岁月,仿佛一直没个头绪。我常常在心里对自己说,忙过这一阵子就好了——有了闲暇,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去见自己喜欢的人,去写自己喜欢的文字。甚至,可以找一两个旧友,笑到晕倒,喝到迷醉。

    就这样一天天在忙碌中期盼着,一天天在交瘁里数算着。一天天过去,依然昏天黑地,依然了无头绪。假如生命的长度真有个数轴,我只能无奈看着它一节节地向前推进,一节节地靠近人生的尽头。而我心里憧憬的、谋划的、追求的,还沉压心中,无法实施。

    生活的憾缺,其实不止于求不得和放不下。从个我的角度思之,有时有些憾缺还来自于环境与时代的逼迫吧。我没有大求,我也就没有什么大失大得。我只要一个平静闲逸的自我,漫步在一段无忧虑的日子。这不是偷换概念,而是一个平凡人的基本诉求。可这份期愿竟成了无法达成的奢望。

    中午了,办公室的人都走光了,我想他们是开开心心地找胃口去了。我却没有胃口,因为我始终就不认同“人活着就是为了食色”,吃饱为何和为何吃饱,应该是两码事。我很早就知道那是两码事,所谓我没有胃口下班后直奔饭桌。

    当然,路还是要一步一步地走,年月还还是要一天一天地过,我无法一下子省略了那些恼怒、庸俗及忙乱的时日,而倏地就到了空静自在的地界。好在时空还能给我一个小片段让我遐思,没有让严峻的季节和匆忙的距离,彻底抹去我感知里那些最是真切的感触。就像此刻,静静地坐着,虽然只一会儿。我愿意在一支歌的渲染中写着,写一些近似牢骚的文字,即便有人把这称作为情绪的垃圾。碌碌人间,总会有一个所在,可以容纳一个人的吐纳。

    生活,请允许一个人有点超越现实的非分之想,即使那是绝对的私念。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1-25 13:5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