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 看图识字:无法抵达的风景

    有时突然就想写字,其实没有什么理由。或许只是为了一幅画,一张图片,一种声音,一个物象,就触动了心情,而它驱使着手指,进入了冥冥思绪,搜寻这线索,使之最终浮现成文。仅此。——题记

    无论是从膨胀的胚胎中不知不觉醒来,还是在黎明的光芒中不情愿地睁开眼睛,人们的目光所到之处,就是生命的现实。于是人类总能在最近的地方看到最远的期望,但却无法抵达那个境界。所以,无奈开始在交叉的眼神里快速地传递,以诗歌的形式、小说的形式、绘画的形式、音乐的形式,传递着,仿佛那是一种无法推却的责任和使命。基因与记忆重叠在生命的深层和世界的表象,岁月由此开始变得永不满足。
    可是,季节无法更改自己的行程。在时光的辎重碾压的辄印里,人们只能被动地遭遇春天,或在迟来的深秋中捡拾树的叹息。阴差阳错和非此即彼的误解中,人类不得不一边深深地沉浸于抽象的传说,一边兀自大胆地想象,似乎唯有如此,才能找到那个收藏灵魂的去处。
    然而,命运并不像圣人们描述的那么神秘。直到有一天那个逃出教义的呼唤而独自放牧于自然的人,看到了城市之外,村庄之外,传说之外,以及梦想之外的那片旷野,看到了生命的某种原始,看到了萌生和死亡的真相,看到了痛苦的弯曲与快意的流动,看到了纯粹的颜色,看到了肃穆的枯朽……一切从此释然。原来人类几十万年来一直躲避的忌讳的隐瞒的,只是生命本体的源头,那里从来就没有天堂和地狱——世间万物,都在沿着时间的指引,以不同姿态经过了许多昼夜,直至自生自灭。
    也许,人间不该对远方和陌生产生恐惧,更不必在意山峦那端是不是还有一个世外桃园。所谓轮回只是大自然的规律和习惯,具体到一个人,可以肯定只有今世——而对更远处的眺望和追寻,只能留给未来的那一双双未必好奇的眼睛。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1-17 18:4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