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 倾斜

如果那个下午,没有充足的阳光,他会不会主动与她打招呼?
这个问题后来他后来问了自己很多遍。
对于一个敏感于四季和阴晴的人而言,那天下午的举动,一定跟天气有关。

而那一次对话,让他们成了朋友。陌生的朋友。
她说,人与人,一开始都是陌路。其中的有的人与有的人,成了一生的牵挂。
他说,你就是我一生的牵挂。

他们牵挂了三十年。结果是他先走。再美妙的生命,也会有个终点。
她的魂也被他欠走了。在人间,人们看到了飘飘荡荡的一个女人。
有人把她叫做精神病患者。在路旁发呆的她,时常被人嘲笑。

他们有个女儿。女儿知道自己的娘为何总是倚栏而立,整天对着那一池秋水,发痴。
她曾对女儿说过,智者乐水。他就是智者。除了水,这人世间只有她才是对话者。
女儿望着两鬓落霜的娘,一次次叹息,却从来不去打扰她。

两千年后,他成了山民。在一座不知名的山上的一个不知名的小村里,活得无忧。
她是一个靠赶海维持一家人生计的渔家女。他们再一次相遇,是在腊月的山会上。
他觉得她恍若相熟。她一眼认出了他。那挺括的鼻梁和一双深幽的眼睛,早已烙印在她的灵魂。

他没有结婚。她两个孩子,老公战死。
那个时代,人人自危。后来她带了孩子来到了山上。
他们没有成婚。但他成了她孩子们的编外父亲。

劳累让她早逝。他在与他家门相对的那座山的北侧埋葬了她。
她的第二个孩子成家后的十年,他在自己的松木床上安详地睡去。她已离世二十年。
无人帮他处理后事。直到那几间石屋倒塌,成了他的墓地。

河水重新奔流的季节,山花就蔓延开来。
他对她说,我要去看你。她说,父亲不同意。除非,她父亲连续四十七天看不到北斗星。
挂了电话,他抬头眺望天空,晴空万里,繁星满天。

他喜欢晴天,不管白昼还是夜晚。可他如今却祈求阴霾。厚厚的而阴霾。
雨季来了。整整下了一个月的雨。
他一页一页地划着日子。还差十八天。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7-27 19:1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