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 文与字的闲话

        1、写作,除了纯粹自我的日记,不管用哪种体裁,都不能背离文学本意。文学,是需要读者的,而且是没有任何阅读限制的读者。主观与客观的对立与鸣和,是文学必须考量的初衷。

        2、写作者的胸怀,有时要比阅读者的胸怀更宽广一些、柔细一些、热情一些。但这种宽广、柔细和热情,不是盲目的,而应该是基于对文章的责任感。一章文字不能任由写作者兀自主观地排列,继而全然不顾阅读者的辨析能力和欣读欲望。否则,就成了彻底的梦呓涎迹。

        3、很多写作者会遇到缺乏幽默感的阅读者,直把一种隐喻深意的调侃,读成了脑残者的傻笑。不知为什么,在当今这个看似宽松、宽容、个性十足的时代,其实缺乏幽默感的人越来越多,他们能浅薄到煞有其事,从而变得故作端庄深沉,他们不是在阅读,而是在曲解——这是写作者及其文字无法逃避的尴尬和无奈——写作者只要辩白就会显得失礼。精致的文字遇到善读的读者,会焕发无穷的活力。相信很多阅读者能够体验或认可这样一个道理,即静心理解一段文字,就是再次深化一种思考。

        4、任何人都没有限制别人写字的权利,包括用字和词构筑情绪状态和表达意向的权利,但任何人都有拒绝阅读的权利。在选择和被选择、写作与阅读之间,每一次角色的转换,都是有意无意的弃权。只是,转换角色有个主动和被动之分。

        5、因读而写,或为写而读,因人而异。前者是源自共鸣有感而发,后者是开渠引水滋润情思。只可惜,读写之间常常互为误导、相互抵触。智慧是无法模仿的,写作和阅读亦循此理。

        6、驾驭文字的能力,来自多方面的历练和启迪。有模写自书本上的,有发祥于生活中的,还有人在博闻强记、私解独悟的基础上大胆演绎而来。但总的来说,天赋是基因、内质,大环境与小细节的积累触发的开悟,才是关键。一个不具备归纳能力和发散思维的人,只能是文字的奴隶,而无法成为文字的主人。

        7、写与说,写与做,写与思,不是一个绝对平衡的等式。所以文如其人,只能是读者偶尔遇到的惊诧。这就像一幅精美的刺绣,不一定出自美女的纤纤玉手一样,大自然的公平法则,同样也适合于写作的疆域。因此,欣赏文字,组合文字,是形而上的抽象运动罢了,大可不必与一个具象的实体的人在生活做人处事的各个方面找个对应,你喜欢写作尽管去写得了,你喜欢一段文字尽管去珍存记忆好了,犯不着因为爱吃鸡蛋而非要追问是哪只母鸡下的。

        8、除了专业作家,靠文字吃饭的人,其他企图用好文才博取别人青睐的人,不外乎三种:一种是喜欢锦上添花的人,一种是藉此弥补其它缺憾的人,还有一种就是富有激情而又内敛闲逸的人。至于那些以文言志、以字表心,希望著书立说牟利当代扬名后世的梦想家,只能是前面三种人的混合体。

        9、很多文字是出自一个人失眠后的胡思乱想。比如本文就是,差不多就是笔者夜半时分百无聊赖的思想排泄物。如果读者的法眼能一眼看穿这字里行间颠三倒四不合逻辑的个我意趣,不妨一目十行翻将过去,做一只哈欠虫用作催眠吧。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7-19 22:5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