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 小暑

    大约是在1995年的深秋认识你的吧。
    那时你还留着两条长长的大辫子。刚从大学里走出来的你,似乎还是一脸学生气。而我却是以一个“学生”的身份认识你这个刚走出校门的“老师”的。
    从来就没想到过,当初那个高高瘦瘦、皮肤黄黄的、总是笑容满面的你,有一天会罹患绝症,挥别在这个多灾多难之年的夏天,这一天正好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暑。

    作为同行,又是异性好友,我们有十三年的交情。记得曾在你的办公室,我们两个长谈过一次,是为了另一个我们共同的朋友,那是我们工作关系、上下级同事之外说得最多的一次。
    正是那次谈话,我把你当作了朋友,一个可以推心置腹交换看法的人。在深险难测的官场,你是值得信任又毫无私心的女子。一个有抱负的高材生,却不愿玩弄权谋,正是你最大的无奈。但你由此赢得了许多人的尊敬。

    明天,你会看到许多人在那个阴阳交接的驿站为你送行,而其中没有我的身影。你知道什么叫事务缠身,所以我想你会理解的。
    我非常遗憾的是,你住院治疗整整一年,没有人告诉我你的状况,你也没有给我发一个信息,告诉我你的情况很不好。难道,你没有把我当作你的好朋友吗?

    虽然我越来越看淡了生命的真相,越来越漠视生来死去的悲怆意义,可我还是被那个传真而来的消息震惊了。
    刚刚三十四岁啊,我想弥留之际,你那双大眼睛里一定还没褪去稚真的疑问和坦白的留恋。
    今晚,我在这里为你写一段文字,是想借这无边的网络告诉你,包括我在内的你的朋友们,为你送行了。你会在我们的记忆里,永远年轻而美丽。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7-10 21:2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