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 夏天的色调

    每次走进夏季,都会看到路旁、田野浓郁的绿色,不管是孤傲高耸的水杉,还是枝伞蓬密龙爪槐,越近仲夏,花儿越少而绿叶越多。那处处可见的色调,在雨天尤其深浓。

    许多人喜欢夏天的绿荫,因为那下面是不可多得的清凉。而今北方城市里已缺少那种大块的绿荫了,特别是新建城市更是少见参天大树,当法桐被淘汰后,更多的绿化不外乎是松柏、紫叶李、大叶女贞,偶尔还有银杏、柿子树做一点缀,并且多是路边单薄的一排,既不成林,又不见荫。这是城市人的遗憾。

    乡下的荫凉亦是渐渐稀少,过去那种只见林木不见村的景致,现今只能在记忆里翻翻看了。老村子的树早已伐光卖光了,新栽的也都是些经济类树木,长不多久就被砍倒买了。即使种了香椿、樱桃、国槐之类的半经济半木材的树,也不再是为了遮蔽风雨、荫凉夏热。新规划村落,与城市的模样相差无几。

    真正称得上山区的那些山上倒是还有满山遍野的植被,那里真的是山风习习、凉爽阵阵,还有鸟叫蝉鸣。只是,去那种胜境的代价太高。现在差不多有点景色的山,都设了山门,入门收钱。不收钱的山如今已不多了。而且那些山大多被允许开采,山上除了隆隆的机器声,就是尘土飞扬,绿荫嘛,几乎消失殆尽。

    不敢断言生命是一场怀旧。但我记忆深刻的那些夏天,算来距今时间却已是很远很远。而近年来,每当我匆匆走过城市里那些所谓的绿色,我都心生些许无奈。那修剪整齐的绿篱、规矩排列的行道树、错落有致绿荫图案,一点个性都没有,更没有诗意和自由。

    今年,我居住的这座小城,气候煞是反常——自春末夏初以来,几乎总是雾雨交织、阴闷潮湿,我几乎找不到夏季的主色调了。这个号称每年光照时间达二百多天的城市,怎么成了雾都、水城了?而没有光照的绿色,是缺乏光泽与生气的。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7-10 21:2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