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 只一杯

    不要追问我,是否曾爱过;不要逼我说,是否还爱着。我的热情早已在那年那月,被秋霜覆盖。一根根膨胀的血管,也已在寒冷的冬季,被夜冷冻裂。坍塌的信念,在情感的废墟上,化作了鲜艳的毒蘑菇,一大片一大片地向远方蔓延,直到遮蔽了你在旷野中给我的诺言。

    我知道我时常消沉,而且沉到我无力自救。但不是为你,也不是为我自己。我曾在一个傍晚问过佛祖,他摇摇头依旧沉默。我忽然觉得,它比我还要空虚,因为它已在几千年前,做了解脱——它解开了情字,脱开了恨字,放弃了恼字,忘却了悔字,继而远离了尘世和欲念。那时那刻面对我,它一无所有。

    我不是一无所有。我有你,有对你的思念,有对过去和未来的冥想,有为此而泛起的寂寞和快乐。可是,总是你反反复复地在我心灵中问及我:你是谁?是啊,你是谁,你为何一直驻留我的心事?一直缠套在我的感触?一直系挂在我探寻的心头?你让我爱到不能爱,恨到不能恨——因为不爱你就等于不爱我自己,恨你就等于恨我自己。而我,即使不爱自己也不能不爱你,即使痛恨自己也不愿迁怒你。

    这一道轮回,我站在了情感人世。地球上,我找不到我的前世因缘,那些跟我磕磕碰碰的朋友们呢?那些相知相印的精神伙伴呢?他们到了哪里?是在你的旁边与你一起漠视我这一生孤独地张望?太阳的那边,还有多远,才能看到你漠然的光线?

    灵魂深处,你是水还是血?你是风还是雨?这个世界,为何要给万物苍生分出季节?假如我只想作一块冰,让岁月在我身上刻上惦念你的文字,把它矗立在高高的山峰上,你可否在暗无边际的夜晚尚未退却时,匆匆读完?你知道吗?当温暖的清晨到来时,我已经化作了青叶上的一滴露水。

    好吧,我不抱怨,也不回答你。这一世,我只向你讨要一杯,忘情水。只要一杯。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6-22 20:5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