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 出家(2)

    博古架上,多年以前收藏的一架木鱼早已落满了灰尘。并非是因为懒惰,是我不愿意一次次经验那种擦拭的心情,也不让别人动它。也许让它兀自沉静着更好,从初时铮亮到现在染尘厚厚,只不过是一种表象。而我已被表象的东西迷惑了很多年,却每每忘却了真相与本然。

    清晨盥洗时,总能梳下一绺绺的头发,这是岁月给我的前兆,藉此告诉我人是有保鲜期的。这保鲜期不只是人、生命、生灵,还有自然和宇宙。没有尽头的过程并不存在,包括一种生物的活着,或整个宇宙的膨胀与凝缩。所谓永远就是死亡和再生的循环。物质不灭的要义,只在我能看到的那些时段中,显示段意正确。

    那天与朋友小酌时突然有这样一个认识:世间万物的生灭和变化之前,都应该是有预兆的,只是造物主不让我们未卜先知,因为那会让造物主失控于这个世界,一个失控的世界,就没有尊崇神圣和玄秘,继而造成芸芸生灵无所敬畏无所顾忌。所以我说我不相信人类文明能够进化到完全与天意相知的程度。不知更好,免得活得忐忑不安、毫无悬念,这也许是这群会说话的裸猿幸得的福气。

    现时许多人因为生态的变幻,常常说到出家,羡慕避俗,向往空境,厌倦世俗,这情态在某个阶层演绎的愈演愈烈,仿佛那些人真的是要四大皆空、不念世故了。其实并不然,可我们都不要说透。如今人性之脆弱,几乎经不起任何一点风吹草动。

    这个时代,真正的出家是不存在的,因为人们已经用眼睛“看”不到净土了。而心灵的清静又无须搭建什么依托。九百多年前东坡先生的诗句如今读来更加耐人寻味:病中闻汝免来商,旅雁何时更著行。远别不知官爵好,思归苦觉岁年长。著书多暇真良计,従宦无功谩去乡。惟有王城最堪隐,万人如海一身藏。

    捻一支花,瓣瓣侵泽,隐隐飘香,但不知那手指与花朵之间,谁是谁的束缚,谁是谁的寄托。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6-05 20:2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