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 无题杂谈

    许久未着一字,诸多原因,但总的还是由于公务拥堵,而这些拥堵源自北京奥运会、四川地震等事件带来的那多世人关注的突兀异常,非常时期就有非常事务,所以彼伏此起的繁杂堆在案头、压在心头、推在身后。

    忽然感觉这世界变得如此窘迫,时时处处陡显忐忑不安的气氛。那天日照博物馆又搞画展,还是俄罗斯油画,开会遇到馆长,他请我去浏览一下,再写点观感。我顺着他的指点往展厅匆匆瞅了一眼,却没有一点前去观摩的心情,只觉得四肢被很多条绳索拉扯着,身不由己啊。可惜了那些静物、人物的油画作品,无缘与其相识。

    记得去年与几个好友大快朵颐的时候,我曾借着酒意对奥运年的社会状态表达了一丝忧虑,一朋友说我一贯悲观主义泛滥,我当时无语。可今年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却更加无语。看到温家宝总理在课堂上写的那四个字:多难兴邦。忍不住长叹——中华民族真的就是从艰难困苦中走过来的。即使建立了新中国,也还是内忧外困不断,人类同途,却不知为何总要不时相互为难。

    仔细阅读过玛雅预言,甚是赞同他们对第五个太阳纪人类的概述:现在正延续着的文明是情感文明,人们会使用情感。这个预言一点没错。我们就是一群活在情感里的人,一切爱恨情仇都源自情感,千年万年过去了,我们还在问情为何物——情是我们现存人类的生命之本啊。情感是一把火,既可以取暖,也可以焚毁;情感是一川流水,既可以滋润万物送舟远行,又能冲垮家园覆舟夺命。

    一个时代的急促,常常让人的思维凌乱不堪。近来就是这个意念,深深地萦绕在脑海里。文明是我们共同的不容置疑的追求,但我们却不知道文明最终是什么。因此这种追求真的很渺茫。就像有人拜佛、求佛、向佛,却不愿做佛一样,有时候我们追求的恰恰是我们不需要的——也是现实中很多人不愿践行的。

    对于一个人而言,整个世界、宇宙,只有在我们感觉到的时候,才具意义。这种意义就是我们能够活着去经受情感的愉悦和心灵的悲伤。那么这个奥运年,这个震荡不已的时空,人们又怎么界定快乐与否?

    大喜大悲转瞬交替,谁是旁观者?谁是戏中角?“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明代文人杨慎已经说过了,湮灭,湮灭,都将湮灭——转头空。岁月的眼睛,在天上,晨升夕落,我等匆忙之宵小,不过是自己的世界里的主角和过客罢了。

    短暂一生,要想快乐地活着,那就只能从情感的舞台边缘冷漠地看去,那上面的故事,曾经熟悉。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5-27 21:0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