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文本标题:信息暴力应引起各方的足够重视

    随着信息传播的多样化,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已不相伯仲。为了吸引眼球,专业与非专业的采编人员和众多网民越来越不存顾忌,这种缺乏社会责任感的做法,直接导致的后果是,让受众觉得社会很乱、好人不多,继而产生了整个时代妖魔化的误识。如果每个人都平心静气、全面客观地分析和扪心自问,作为同样是这个社会成员的你自己、你的亲人朋友熟人,是不是真就像那些信息“披露”的那样?

    有一种暴力叫媒体暴力,更广泛的定义是信息暴力。这种杀人于无形的认知误导,其破坏程度甚至比一般创伤更可怕,因为一条不负责任的虚假信息给当事人和某个事件的误读,是无法挽回的。

    也许很多人还记得南京冠生园月饼事件,似乎还有一个什么地板企业,媒体一报道,它们就都倒闭了。当然,对这种坑害消费者行为的揭露,本身没错。但那阵子那些铺天盖地的报道给那些企业造成的后果,就是他们绝对没有了改正的机会,而只能倒闭——不给人们改错的机会,只能逼出更多的孤注一掷。

    还有眼下正在网络、媒体上热炒的阜阳市口足病事件,众口一词的就是阜阳市故意隐瞒病(疫)情。也许因为上次奶粉事件的恶性影响,阜阳市有关方面几乎百口难辨。事实果真如网络和媒体炒作的那样吗?我想,人们不能凭着道德优势而不假思索地看待一件事、一个人。

    媒体后面也是一群人,网络亦是如此。是人就有人的局限和缺误,公正和客观,也只是相对的。CNN和法国某些媒体的做法,难道不足以引起民众的反思吗?人云亦云,就是盲从,盲从的起因就是受众们闲置了自己的大脑。

    民众应有自己的思辨。而信息传播监管部门呢?当然责无旁贷——要允许、鼓励、支持民众与信息载体说真话,敢说真话,同时也要对带有各类目的胡编乱造的人和信息传播媒体给予严厉的处分。一个监管体制如果自身公正、客观,就不要怕目前的所谓“民意”,有些“民意”是没有参考价值的,因为那些“民意”是狭隘的痛快和本质的自私。众所周知,民主是全体国民共同的社会理性,不是一小撮有条件天天看报纸、看电视和上网的人未经大脑过滤的吆喝与谩骂。

    对信息暴力的漠视,就是对自我思想、智慧和质问权的漠视或放弃,就是对社会道义和社会责任缺失应有的追问。在信息暴力泛滥的今天,我们还有必要重温马丁·尼默勒的名句:

    他们杀共产党人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杀工会分子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人
    当他们杀犹太人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杀我的时候
    没有人说话
    因为已经没有人了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5-07 23:3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