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文本标题:凡人酒话

    那天,与哥几个在一起谈到近来的电视新闻,说到了奥运会火炬传递、藏独等事件。许是因为喝了点酒,一哥们说,看着这些新闻就憋气,心里很不痛快。转而他问我:如果国家有难,你愿牺牲多少去报效祖国。我脱口而出:一切。

    哥几个都笑了,我看着他们问:笑什么?一哥们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多血性气。一哥们说:我不信,你能舍得老婆孩子?我说:老婆孩子不是我的私有财产,因此也不存在舍得不舍得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使命和责任,那是他们的权利。而我,却有自己的价值观,那就是相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种信仰,我可以放弃一切。

    话题由此严肃起来,神色由此庄重起来,思想由此尖锐起来,情感由此凝重起来。一哥们说:是的,生命固然美好,却也就那么几十年,贪生也好,惧死也罢,终是烟消云散。可如果赶上了民族大义的突然召唤,每个人都不该半点犹豫。取笑我的那哥们也收起了笑意,一字一句地说:没错,回头看看我们中国历史上的那几千年,真可是步履维艰,即使幸得那么几十年的和平安定,也难免某段边境的某些外患牵制。中国人真该反思我们的精神体系了,尤其是汉民族,很缺主心骨一样的精神支撑。

    我说:真打起仗来,在座的各位有几个能上前线?恐怕没几个,一是我们年龄不行了,二是我们甚至不知道当今战争前线在哪里。海军转业的一哥们说:年龄没有问题,只要有不服输、敢于赴死的决心;至于战争前线,从伊拉克战争和911恐怖事件看,处处都是战场,远近都是前线。我说:说的没错。这话可以拟比到和平的现实生活。如果每个人都把那种战争年代不顾一切、不念己私的精神,用到国家建设上,用到争相互助的人伦共处上,我们的民族精神就能永远屹立不倒,我们的社会生态就不会恶劣到如今的地步。

    言为心声。我很庆幸我结识了这几位兄弟。在平凡生活中,他们看上去是那么平庸无奇,碌碌不争,但他们内心深处,始终深藏着一种渴望、恪守着一种信念、崇奉着一次光荣。那渴望是一种希冀,期盼祖国强大,社会公平,人伦幸福;那信念是不屈的执着,顽强的精神,更是不忘本色与责任的意志;那光荣不是个人的利益,贪婪的满足,而是献身的机会,牺牲的果敢。这些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有的已白发两鬓,有的穷困辛酸,有的寄人篱下,可他们深刻心灵的民族觉悟和华夏民族滚烫的血性,不曾被艰难的生活所泯灭。也许,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位卑未敢忘忧国。每到关键时刻,我们总能看到有人第一个站了出来,我们总能看到有人第一批冲了上去,我们总能看到有人无憾地倒了下去,我们总能看到血与火弥漫的年代陶冶出的那些人性的光亮。相对与时空的漫长和辽阔,每个人的生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每一点得失是那么的不足挂齿,个体与团体、民族与人类、金钱与信仰、灵魂与虚荣,孰轻孰重,孰真孰假,孰长孰短,孰贵孰贱,历史已经给我们做出了选择和判断。

    草木一生,亦然也有高贵与卑劣之分。高昂的头颅上,闪光的不是官帽、金银和才情,而是那坚定与智慧的眼神,那是一个中国人必须具有的英气。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时代,给我们甄验本质的机会,可这平淡的日子,岂不更是别样的修行?

    还是那个满脸斑雀、常常被我们取笑的哥们那句话说得好:为我们能为自己的骄傲找到理由而干杯。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4-14 20:4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