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文本标题:当年

    当年,我像一溪清泉一样,顽皮、纯真地山谷蜿蜒迂回、顺势而下,从来不惧嶙峋山石的唐突和曲折,也未留意烂漫山花的多彩与芬芳,而只顾自感受着奔跑的快乐。

    当年,我如放纵的舞曲一般,激情、狂放地释泄着满怀的忧伤和幻想,从来不会因为某个节奏的断裂而犹疑,也不为某些音符的错失而沮丧,而异常执着地踩踏着青春。

    当年,我的记忆是一个零字节的文件,轻盈无绊,无城无府,仿佛一无所有,又无处不在。从一望无际的空白处,尽情写意生命的张力,在岁月俯冲的落差中,体验着命运的快感。

    当年,我喜欢嘶哑的呼唤,喜欢无序的排列,喜欢直接的纯粹,喜欢惊惧的遭遇,喜欢缠绵的伤痕,喜欢落寞的佯醉,喜欢荒诞的构图,喜欢虚无的浪漫……而且那一切确实也都在我的心壁上刻下了杂乱层叠错愕无章的印迹,并沿着我思想的阡陌、意识的素描、情感的背景,远远地映照在苍茫的时空。

    而今,我只有一份隐晦的冲动在暗夜的深处,悄悄地在文字掩盖着的诉求中,独自抚展着灵魂的皱褶,企图让春风强渡的这个季节,从心灵的某个角落抽出一枝鲜活的期待。

    人生,就这样当年复当年,自己与自己比照着,在臃肿的年岁和渐稀的勇气之间,经验着曾经真实又回望如梦的生命历程。

当然,我越来越明白,所谓的荣辱得失、是非对错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拥有安然不妄、康健敏感的生活,并在其中自由地回味、吐纳和畅想。

    只是,我至今依然不敢确定,此生终极的追索到底想最后握住什么。等再度过一大段时日之后,我又会怎样反观今天,怎么评述此刻的“当年”……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4-10 22:2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