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文本标题:春时断想

    1、跟许多生命无法选择的际遇一样,恰好相逢了这个时代的我,常常被某些现象,某些情态,某些规制所困惑。我不知道有些事物为何被无限地放大,有些事物为何被快速地缩小。原来还是个性层面的某种东西,如今竟成了甚是嚣张的权益,而且这种权益因为聚合了许多的个性,而使曾经的个性失去了鲜彩。
    反季节蔬菜的畅销,似乎可以拿来拟人,那冬天里就顶花带刺闯进厨房的黄瓜,很像现在为数不少的低腰裤装爱好者。回过头来看,亚当夏娃时代的叶片装,大约就是不久的将来,最时尚的服饰。文明有时真的带有欺骗性。

    2、那天突发怪想。我都为自己脑海里生出这种怪念而感到惊诧。我的念头是,人不是地球生命。我认为,人最初是一伙不幸罹难而躲至地球的屈指可数的外来高级生物,可悲的是,他们来了,就再也走不了了。
    后来,他们为了存续而不得不与地球上进化的比较快的生物进行了嫁接,比如猿、大猩猩等。这种嫁接虽然将“人”的基本思维能力继承了下来,却改变了人肉体上最初的超能。当初“人”的文明水平由此下降,久而久之也就与地球上其它生物失去了本质的差别。
    这个时代的许多迹象表明,曾经的神话传说也许就是人类顽冥不退的深潜记忆,我们祖先的智慧与能力或许真要比现在我们的文明程度还要高出许多。可惜我们已不再具备那些超能和超智了。也许,我们正在沿着退化的捷径大步前进。

    3、春雨沥沥,小麦因此变得像小学课本上描写的那样,“绿油油”的。这场春雨过后就可以种花生了。离开庄稼很久了。我已渐渐忘却站在田垄上伫望遍野生机的那种喜悦感,因此也就无法体验早年农耕社会的基本情感章节。
    但我的庄户情结还兀自在心灵的旷野上肆意茂盛着。那是生命最初的惬意——天人合一,似乎只能在一个人最亲近原始时,才能觉悟。我可以追忆我的祖先,甚至会想象出他们带着温度和情绪行走阡陌的样子,可我无法理解当时的天空当时的季节当时的春雨,是如何浸润他们心境的。
    春天的思维,没有芽尖可以让我的目光动情地缠绕,我只能从垂柳的翠枝条上,感受到从古远一直摇曳至今的某种纯朴。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4-09 14:4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