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文本标题:三月雨

    三月,始终有一首歌,在耳畔萦绕。
    心灵的旷野上,那首歌迎风轻曳,像生生不息的谷莠子,每逢春来,都会早早抽杆而立,用一身柔嫩的青翠,唤醒沉睡的牧野,给童年的笑声铺垫无垠的恬然。
    三月,有大片的醉红,燃烧在视线。
    阡陌的最远处,总能听到风的消息。它捎来了远山的问候和白云的邀约。不管你是否还凭信当年的浪漫情怀。
    三月,最是钟情一场小雨。
    淅淅沥沥的几个日子,曾打湿了你的若多寂寞的情绪。那些被岁月揉皱的往事,总跟三月有关,跟三月里的悲欢离合有关,甚至跟你的生命有关。你的血脉是从大山深处潺潺而来的溪水么?不然为何总要与这个季节一起,悄然泪落。

    三月,那个最爱你的人走了。
    乘着云朵,牵着风儿的魂魄,飘过山峰、飘过河川,离去的很远很远,远到你再也无法寻见。
    三月,如焦灼的阳光,常被惆怅遮挡。
    梦里梦外,都有阴晴不定风景。干裂裂的嘴唇与湿漉漉的记忆,只能在春意融融的傍晚,妥协。
    三月,这般千言万语,这般无处落墨。
    你从来都不忍心在枝叶丛生的坡道旁,专注一隅觉悟的荒凉。料峭末端,吐芽儿的杜鹃花正在酝酿一场浩大的喧闹。也许她们的憧憬,单纯得只是癫狂的蝴蝶纵情的深吻。
    三月,才是万物真正复苏的时节。
    你已看到那些温暖的迹象,在阳光写出的主题中,在懊恼的城市,在寂寞的大自然,在生命与生命纠缠不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3-29 11:4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