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文本标题:最后一支舞(三)
    第一次见到他,她依偎在他怀抱里怯怯地说:哥,真想每天都有这样的时刻,这样毫无间隙的听你心跳。
    他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许久才轻声说:一起跳支舞好吗?
    她点了点头,松开了紧紧环拥着他的双手。她说:就一支。

    他们跳得是华尔兹。没有舞曲陪伴。
    屋子里,只有她哼着的《请与我共舞 》的旋律萦绕在他的耳畔。
    窗外,是初夏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大都市里,没有直白的蝉鸣。

    舞步停止。他微笑着问她:你是个很喜欢弹琴跳舞的人,为何只与我跳一支?
    她摇摇头说:嗯……也许有一天,会告诉你理由。
    看着他不解的样子,她又一次摇着头说:但愿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他是个出色的男人。第二年他被欧洲一个发达国家的电子托拉斯企业聘走了。
    她知道他舍不得离开,可她很清楚很是孝顺的他,不能违背父母的希愿。地域的距离,有时能让人淡忘过去。那是他们的现实。
    五年后,他在那个国家牵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走进教堂。

    她没有机会对他解释当初为何与他只跳一支舞的理由了。但她不曾料到,那是他们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舞。
    他后来收到朋友转寄给他的她在国内某杂志上发表的一篇小说。题目就叫《最后一支舞》。
    文中她写道:女人与最爱的人不能跳舞,因为舞动着的两个人之间,需要保持一种距离。而且侧旋时,彼此无法看到对方的眼睛……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3-16 22: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