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文本标题:心随目光去流浪
    经常在案头事务极度杂乱的时段,抽出片刻,打开一支曲子,然后静静地站于窗前,让倦怠的目光穿过林立的楼群,直至城市以外,直至极远的地平线。那时,心灵似乎也长了翅膀,并沿着视线的指向,轻盈地飞去,飞向无际的遐想。

    这是一个无法破解的情结,一个渴望自由去流浪的情结,它会随时突兀地在心绪里盘绕,也会倏忽无声地消沉解于感知的底层。每个人的情感与意念,总是被思念与遐想扯来拉去,那是一种徘徊的姿态,让人深觉压抑和无奈。也许流浪的渴望就在此时突然迸溅,继而汇成汹涌的情感激流,它甚至会冲破现实环境和社会理性的阻障而径自流泻而去。

    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有一个整天流鼻涕的许姓同学,世世代代都是披星戴月劳作在庄稼地里的农民,据说他上三辈就没走出过所在的乡镇。可我的这个同学经常对一边用油光光的袖口擦着鼻涕一边对我说,他长大了一定要翻过那道岭,到很远的地方干点营生,看看这个山那边有什么,而且要挣很多钱回来盖五间大瓦屋。他每次说同样的这句话的时候,我都能看到他眼睛里放射出的一种光芒,当时我不知道那种光芒意味着什么,只觉得他志向远大。

    我的小学同学后来真的去了远方,远到国外——他当了外交官,代表一个国家行走在非洲大陆上。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挣到大钱,也不清楚他是不是在老家建了五间大瓦房。但我可以肯定,他真的看到了山外山、楼外楼,而且他比一般人看到的世界要大。也许,他以命运给予的幸运,完成了另一种行程的流浪。

    而我的流浪只能是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在音符的陪伴下,让心灵随着目光开辟的方向,独自行走在无凭无据的遐思中,仿佛一个健忘者在温习记忆里庞杂的积蓄,并把它们全部读作陌生。

    是的,心灵的流浪无法抵达真正陌生的境界,因为那种流浪只能拘囿在一个人已知晓风景中,即使丰富的幻想可以把某些情节换作朦胧的未知,也无法激活人性内核的惊喜。时光在我不知不觉中悄悄流逝,我只能以牺牲有意识的时间为代价,换取一段无意识的冥思,来满足我的流浪情绪。

    俗世人生,我只有这一种并不完全的自由。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3-14 15:1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