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文本标题:我们只能用文化站立
    上班的那个时段,电梯里大多人满为患。狭窄的空间让人觉得很压抑,所以一般不会在电梯里与人招呼,喜欢盯着某处或低着头,不语。今早的电梯里,依然如此。忽然觉得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抬头一看,是其他部门一熟人。
    未及寒暄,他说,看新闻了吗?全国两会上有一百多个政协委员反对建中华文化标志城。
    此前曾有耳闻,也看过网上说某些政协委员不支持建标志城。我不认为这有什么怪异,我反而觉得两会上有不同的声音响起,是民主进步的表现。在我即将回答他时,电梯门开了,我来不及表示什么就走出了电梯。

    其实我想对他说的话很多。
    我想说,如果能有很好的创意与规划,建中华文化标志城我觉得是一项壮举,这一壮举甚至要比建世纪坛、建奥运村的意义还要深远。
    所以我反对那些反对建中华文化标志城的政协委员的短视言论。是的,他们的那些意见并不是一点道理没有,到了全国政协委员这个层面,说一种见解以前一定是要经过大脑思考的,总不会一时冲动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吧。我暂且不管那些反对建城的政协委员的地域背景、界别背景和人文背景,我只想笼而统之地把他们的观点,看做是出于善意的,是立足公益的和全局的。但我不认为他们的考虑是历史、继承和发展的。

    当初嬴政先生建长城,老百姓是反对的,这点人们只要翻开历史就能读到,当时那种反对可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可以这么说,从决定建到建成,长城简直就是一部血泪史的固化。当然,建标志城与建长城不可同日而语,甚至没有相比性。我借此想说的是,历史就是这么不可捉摸——当初长城是受当时的百姓诅咒的,而今它却成了中华文明的标志。
    估计那些政协委员中有人会说,现在还有一些老百姓尚不温饱,基础建设、基础教育、南方救灾等方面还需要花大钱,这话很感人,说的真是宜时、恰到好处,许多莽莽撞撞的百姓一定会说,这些政协委员们真是心善啊,心里惦记着老百姓哩。更有网友发布文字,标题十分锋利,不想照抄,他的意思就是山东花那么多钱拜一个死去的人(孔子),而不解决某些百姓眼前的困窘。真是忧国忧民、义正词严,很是让人感到嗡嗡作响的言语。
    按照他们的逻辑,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建标志城了,而是把建城的钱买上一批猪肉,全国人民一家分一块,放在锅里煮熟了沾点盐吃,全国一片喷喷香,是一件多么皆大欢喜的事啊。其实按照这个逻辑,我想还可以继续找一找,看国家还要建什么工程、什么大项目,停了,停了,都停了,把那钱拿出来不建了,再去买一批牛肉平分了煮,让全国各地家家喝汤、户户吃肉,岂不很好?
    这例子偏颇了些、极端了些,但我想从道理上讲,殊途同归,一样的后果。

    我很喜欢老人们说的那句话:家有银子百两,各有各的用处。不是吗?一百两银子,有的要买种子,有的要买衣服,有的要买食物,你不能说荔枝好吃就把这一百两银子全买了荔枝吃了拉倒。
    是的,我们国家现在是发展中国家,整体国力上还不富强,用钱的地方很多。可谁能告诉我,我们的国家发展到什么时候、什么程度才算富强?一个国家只有富才能强吗?强是什么?——是精神、意志和心灵。而文化是滋孕顽强精神、坚强意志和和谐心灵的土壤。
    如果一个民族在文化建设上都这么大争议,让文化没有历史的载体,何以精神立国、意志强国、心凝国是?
    一个时期以来,我们的文化现实已经让人看不下去了——乌糟糟、闹哄哄的极端现实主义、功利主义、实用主义的思潮,正在充斥着人们的大脑,追求短期效益、短期民意、短期形象、短期享乐的生态欲望正肆意华夏。这么下去想一想都觉得可怕。有时候,现实反而是盲目的。
    那么,我们的未来是什么?

    民意是什么?看一看我们的正史、野史、各类典籍和文志吧。我想决策者应该跳出现实的、短期的境遇和情绪,真正地去分析民意是什么?有时候,我真的无法确定谁是老百姓。问计于朝、问计于野,不如问计于历史和未来。
    一百多个政协委员联署的东西,未必就比一个公民的看法分量重。我认为。要知道这个中华标志城,无论建在哪里,它都是我们全中国的中华文明群塑。有的政协委员说,建在山东济宁别的地方有意见,没问题,你可以建议全国公决啊。
    几千年都没有争议的孔子,怎么到了今天,反而有人质疑呢?

    当然,怎么建城,真的是个大课题。
    因为这座传承、凝聚和延续中华精神、意识和心灵之美的中华文化标志城,必须建成经得起历史、人民检验的宏大工程。
    我和我的灵魂一直在期待着,有那么一天,它牵着中华民族的自信和虔诚,昂然屹立在无垠的时空……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3-13 20: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