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六卷文本标题:网上问答一组
    1、如何评价一个婚姻的质量?

    婚姻的质量如何,最有评判资格的必然是当事人双方。任何人的婚姻都是独一无二的,幸福或者不幸,没有可参照的范本,也没有可依据的标准。总体来讲,如果你一想到回家就觉得温暖,且这份温暖不是来自于思维习惯、生活规律和物质欲求,而是因为家里有那个人,那么这个基于感情认同而构建的婚姻,质量就值得满足。否则就存在问题。

    婚姻是时代的产物,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一种制度要求和社会规范,是组成社会最小单位的人际关系。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悲哀的,但如果一个婚姻是因为曾经的爱情,那么即使后来没有了爱情,它也毕竟是美好爱恋的产物。在当代,维持婚姻的存续和美满,也是一种能力,一种鉴验——美好的婚姻,反证了两个人的人生质量。所以,检验婚姻质量的同时,也就是不可避免地检验了婚姻当事人双方的个人品行、价值观念和情趣理想。所以,当你问起婚姻质量的同时,也要同时质询那承担婚姻的两个人,什么是理性的责任和感性的诺言。

    2、离开网络久了就烦躁,是不是得了网络依赖症?

    不自觉的轻微网络依赖症。呵呵,首先不要见到这个论断就害怕或可笑。再者也无需在乎是否真的得了这种依赖性精神寄托。其实,在经常接触网络的人群,尤其是城市人群中,绝大多数都对网络有了依赖,甚至把每日上网养成了习惯。这个习惯或改称依赖性生活方式,如同很多人上班先擦桌子、泡茶一样,只是生活方式的转变和内容的补充。

    有人曾预言,未来社会,谁掌握了网络,谁就掌握了人民。这话并非危言耸听。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因为网络的盛行及其无所不在的覆盖,而促使了人类社会从心理情感、思想认知到生活态度、生活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突破。是的,网络已经成为了当代文明的主流载体,无论是意识形态,还是物质予求,网络正在渗透着各个领域,包括影响着现实中的每个人的喜怒哀乐。

    习惯于网络缔造的真实还是虚幻,习惯于网络反射的社会形态还是个人鸣和,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是否在网络铺垫的平台上,找到了满足,释放了郁闷,搜到了答案,相逢了朋友。

    今天,我们可以这样说,我们所处的现实,就是网络时代。那么,依赖网络的你我,又何来惊怪哉?

    3、我是女士,身体没有问题,但经历过大的变故,最近无缘无故地失眠怎么办?

    造成失眠的器质性原因是多方面的,如神经衰弱、脑血管供血不足、心脏疾病、淋巴系统(甲亢)、感冒伤风、女性生理特性等原因,这类问题的建议去医院看医生脸色:)如果懒惰,可以通过百度搜索,查一下相关症状,然后根据相关信息再决定是否问医求药。

    如果是因为情绪焦躁、心理失衡或情感悬浮等原因造成的非器质性失眠状况,那就要对自己近期的心态乖张和情虑源流进行梳理了。其实,抚平心态,安好情绪,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为每个人的生态环境、个性品格和价值观念都不一样。但可以通过两个方式进行调适:一个是情感与心绪的外援——即找朋友对话,抒发,乃至请他人(亲朋)用某种可以接受的形式(吃饭、聚会、野外活动)帮你的解析和修补;另一个是如果没有可以信赖的外援,自己未必就不能纾缓,当然,这要难一些,毕竟一个人说服自己非常不易。最好的办法是转移注意力——把心思转到新的、另一关注的、叫人愉悦的事物上,这样就能淡化、弱化、忽略你心理关注的紧张程度。

    当然,失眠还有工作压力等其它原因——春节临近,这个时段的家事国事天下事,都在一种高度盘结的状态下,只要有能力从容应对好那些不期而至或意料之中的事情,失眠的现象,也就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消失了。吃好喝好睡好的惬意生态,就会归回到日常的生活中。

    4、你喜欢女人怎样的美?你自己怎么看待女性之美?

    也许您的问题确实涉及隐私,因为您问到了我对女性的一个主观审视标准,而这是绝大多数人深忌的话题。但既然您很感兴趣,那我就不吝本真,如实回答您的问题,也算是对自己思想认识某个层面的一种剖析吧。

    我喜欢的女性美,分有三个大层面。分别是:母性美、知性美、自然美。其中,母性美可以忽略不答,因为我对母性美的理解只是限于我对我母亲的感恩之情和崇敬之理——这种感激和尊奉与天下做儿女的毫无二致,因为所有的人都是在母性之美的滋养和罩护下成长起来的。可以推而广之的这样说,人们(包括我)对母性美之美的审视,必然导致心理愉悦感,那种愉悦感来自于所有做了母亲的女人身上,她们身形与气质中都有这种若隐若现的母性美。刨除非正常情态的恋母情结,我敬爱所有具有强烈母性美的慈爱人伦的母亲。知性美与自然美,是一个女性不同生命时期的外在美感——这种外在只是指我能觉察到的那部分。婴童时期的女孩,相对审美客体的我来说,没有意义可言,恕不赘言。

    成年女子的自然美与知性美,应该是分为两个层次,即她的天生特质——相貌、肤色、坐卧行走的姿态等,和她的涵养层次——学识、观念、情趣、理想及精神外化表现。其实说到底,我喜欢的——恐怕您关心的也只是我将说的这个层面——成年女性,应该具备的特点,应该是四个关键词:自立、宽顺、知情、和美。有人对我说过这么一句精彩的箴言:“爱情如酒越存越醇,生活如茶越品越淡。”这句话可以延伸到我对女子之美的判断——“容貌如茶越品越淡,内质如酒越储越醇。”

    5、现在孩子们,也就是们的下一代,爱情观发生了很大变化,常听他们谈论某男或某女家的实力怎样。以实力为婚姻基础可取吗?

    下一代,一个多么不可捉摸的动态概念,就像谁都曾是孩子一样,大家都知道又都被后来长大的大家忽略了。时间的长轴上,一层层的当代,迭起了人类的历史。人类历史是定格的沉默,更是流动的忘却。这是宇宙造化的必然。

    如今很少有人提到代沟了——它的确以某种方式存在过、存在着——它却又是根本不存在的。我赞成这样一个观点,进入二十一世纪,不同年龄段的人之间,不存在代沟,因为他们根本走得不是一条路。不是吗?我们现在活着的人中,上至耄耋之年,下至呀呀婴童,各自有各自的人生之路,既不重复,又不雷同,谁的生命经验都不是别人能够鉴照的绝对可靠的人生法典。

    基于上述,我认为,现时男女注重异性朋友(更多的是恋人、对象)的家庭实力,是这个时代促成的价值观念,更是社会群体意识的被动趋向——也就是说,是社会大环境的变化,拉着少男少女们一切向钱看。不是吗?看看他们是听着什么口号长大的吧:时间就是金钱……不一一罗列了。还有现在的媒体舆论导向、世俗生活默化,更有没有没完没了的时尚劝导、各类广告,甚至某些父母、老师,都是为钱生、因钱死,他们的言行举止就是榜样。这种环境下,只把孩子们爱情+金钱的生活方式孤立地抽取出来解析,是没有答案的,也是不客观的。

    我曾在过去的文本里说过这样的观点,在一个产生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的历史际遇面前,人文、社会、政治、经济的崭新形态,需要几代人、甚至是十几代人去适应,而您与我,只是走过这个过程中小小一段路程的过客,我们身在其中,我们心在其中,除了自身的自觉和清醒,再也无能为力。

    6、当灾难降临到自己身上时,怎样学会快乐和坚强?我一直在劝自己要坚强要乐观,可每每被死亡的恐惧威胁着,时刻感觉活着不易。那么怎样才能忘掉困扰,像原来一样无忧地生活呢?

    这个问题不好解答。因为,对人类乃至其它生灵而言,对死亡的恐惧是大自然或造物主对包括人类在内的生灵给予的最后的约束,也就是说,死亡的威胁,是促使生物们不断自律、慎行和进化的基础,如果人和其它生灵没有了死亡威胁的惊惧感,那一切都将陷入无序。

    人类是目前这个世界上已知的最具理性的生物,因为人类对世界的认识水平是最高的,当然也包括对死亡的认识。死亡分为两种形式,即生理的死亡和精神的死亡。相信很多人能很容易地理解我说的这两种形式,因为日常生活中人们经常能听到看到死亡导致的结果。

    在死亡威胁面前,古人主要采取了念佛、巫术、祷告等精神排解措施,及实施医药和器具的挽救与延迟手段,来抵御死神的恫吓与缠磨。而其实,人们很早就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那就是谁都无法长生,死亡是早晚的事,人生是一个常数,总有个最后的期限——我们也可以把它消极的理解为命运的安排。

    一个人的死去,有无数种可能,就像她/他的降生一样,无法预期和猜测。我们只能大约知晓,谁家要生孩子了,谁家的孩子要出生了,或者谁得了病无治,生命垂危,谁出了车祸,谁遭了意外。而已。这一切都是死亡的形式,而只有一个结果:死亡——一个人完全的灭失。

    死亡后的人,并不痛苦,死亡之所以能给人在精神意识和心理情绪上带来很大的威胁,是因为人们不愿在正常寿命的范围内,过早地撒手那些鲜活生动的日子——她/他总觉得还有那么多的事没有做,那么多的幸福和快乐没有体验和品享,那么多的人还惦记着,等等……闭上眼睛,一片黑暗与寒冷,多么可怕啊。

    呵呵,闭上眼睛,沦入一片暗冷,是可怕。可那是活着的人对死亡的猜测。真正的死者,连思维都没有了,怎么意识到暗冷呢?所以有一个成语在这里是完全失效的,那就是“将心比心”。这个转折的过程,生者是无法与死者比“心”的。

    好,言归正传。我要回答的关键是,当灾难降临,在人生遭遇了死亡威胁的情况下,怎么保持乐观的心态和如常的精神,迎送着那些本该平常的昼夜。我没有灵验的办法,因为每个人的个体生理特质都不一样,心理素养和理性深度也不尽相同。因此,面临可能导致死亡的灾难性局面时,每个人的承受能力有大有小。

    怎么说呢,老人们说,凡是要看开,所谓看开其实也是一种慢怠心理,就是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不重视它,不注意它,甚至忽视它。这也是佛家的超脱和道家的无为。原理就是,你在意不在意,它都将在某个时候发生。

    我讲过一个关于老太太为儿啼哭的劝世故事。雨天她为卖扇的儿子担心,晴天她为卖伞的儿子担心,所以天天愁哭。后来有人劝她,晴天为卖扇的儿子高兴,雨天为卖伞的儿子高兴,她想开了,因此天天乐而开怀。同理,在灾难面前、在死亡威胁面前,闷愁也是一天,宽愉也是一天,怎么过合算?当然是后者。

    在应对生命局促的时段,保持安然不惊的心态,给自己、给家人、给朋友一副笑脸,是最最重要的。我有一个邻居、也是我的师长,得了肝癌,晚期,介入治疗两次了,还要保持化疗,最近碰到他刚从医院回来,瘦了(癌症的外在特征就是明显的瘦黑,医生已经把突然的快速消瘦当作怀疑癌症的理由之一),上楼梯都很艰难。但他与我说话的过程中,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这就是一种精神,一种忘我而体谅别人的精神。人活着,如果没有一种内在的忘我精神,那他即使只是感冒,也会弄得周围的人过不安顿。

    我曾设想过自己的死法,甚至想把很多可能的死亡方式写出来。后来放下了,不是因为忌讳,而是觉得我在亵渎我的内在精神。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不怕死的人。说不怕死的人,是因为还没有感受到死亡的威胁。这话我不信。不怕死的人太多了,古代和现代,远年和今天,处处都有。那些面临死亡威胁和重大灾难而从容不惧的人,值得我们尊重和学习。

    喋喋不休的倾诉,自哀自愁的面容,忐忑惊慌的样子,是一个理性的人真正的悲哀。我的母亲弥留之际曾对我说过这样一个玩笑:我不怕死,我就怕这该死的疼。呵呵,我笑着对妈妈说:是,疼该死,可您不该死。她笑了。

    世界万般劝人良方,都是劝别人时用的。那么劝自己坚强起来,从容起来,宽怀起来,快乐起来,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相信自己会活得好好的,大不了就是一个死。我的父亲有句幽默的话,他说:人这一辈子,只得一次死病,除了那次,其它的病都会好起来。——古今中外,那些怕死的懦夫,和不怕死的英雄,那死不足惜的苟且者,和那些虽死犹生的伟人,都死了。有的,已经死了很久了……

    7、最近思考问题和做事都很偏激,突出表现在写文章时很极端,是不是心理有问题了?

    看了你最近三篇文字,我觉得你有心理问题了。也许,我也犯了我自己最不喜欢的一个错误:以文字揣摩作者。那么,我宁愿是我自己错了,且我愿借用回答你这个问题的机会,向你表示诚挚的歉意,请原谅。

    这里,我还是从文字本身表达的情绪说起。有人对我说过:一个内心丰富而胸怀狭窄的人活着是很痛苦的。我为那些文字表述的中心思想担心的,就是基于这点。不管一个人的生命值多少钱,不管怎么热爱自己的祖国,不管人与人能不能比,这不重要,尤其是对一个生活在社会中下层的人而言,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一个人要有气节、品格和民族精神,要有立体的发散性的判别能力,要磨练一双洞察现实表层与深蕴的“法眼”。历史告诉我们,大到一个民族、一个社会,小到一个家庭、一个人人,如果没有高贵的内在的浪漫气质、如果没有顽强的执着的自信、如果没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达观意识、如果没有高远的旷达的心怀灵境,那一根草就能把人绊倒,一个空碗就能把人饿死。

    生活中,要这样看待众生、民族和国家——阳光是主题,阴影是间隙。人世间,有快乐的乞丐,也有郁闷的富翁,有寂寞的笑星,也有快活的观众。一个人,他/她怎么看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怎么看待他/她。

    是的,人一生下来就会有区别;是的,天南地北风水定有不同;是的,我们的社会机制还不公道、我们的人文环境还不清爽、我们的个人际遇还很蹉跎,但这不影响我们内在的修为和外在的豁达。因爱生恨、以愤报怨、以旁责替代奋斗、以自弱诋毁强壮,都是自殇的言行。

    讲道理要以道而理之,谈天下要立天穹之高,论世态要知人伦之本。

    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吾日三省吾身。孔孟殚精竭虑想表述的,就是一个意思,小我而大世界。在“我”没做到之前,我们也不要抱怨这个世界。

    大概我真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猜你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所以突转文风,化墨为血、熔笔为剑,将文字的箭簇射向了放大的黑暗。如果真是如此,你更不该把现实社会中那个小小的“我”,无限放大成心中越来越大的“我”,直到你自己都承受不了自己之“重”。

    给心理减肥吧,漫长的时空里,我们像空气一样,转眼就被一阵大风吹走了。如果你让自己轻盈起来,你就会乘上洁白的云彩,天马行空,驰骋万里。

    朋友的一句话,转送给你:如果不能改变自己,就改变环境。是个办法。

返回文集六卷

了解站长

本页编辑时间:2008-03-11 18:2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