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五卷>>阅读:生息苍茫

    有这样两个人,际遇相同,却命程天壤,值得悟味。
    李甲与王乙都是旅行探险爱好者。他们沿着同一条线路穿越沙漠,都遇到了水囊破裂的不幸事件。
    结果是,一个靠喝自己的尿液维持生命得以逃生,一个宁愿渴死也不放弃尊严饮尿求生。
    他们的出行时间是一样的,路径是重合的,意外情形是相同的。他们没有相遇是因为他们处在不同的年代,相差五百年。
    前者死,后者生。

    后来有两个人分别写出了他们的故事,并都将他们的处境和选择作了比较。
    得出的结论是,由于人生观念不同导致的选择不同,进而结局相异。只是其中一人赞美了存活的那个人的行为,而另一个人肯定了死者的精神。
    这事搁在现在,也许很多人会说,那种情形下为了求生喝自己的尿液,是明智的选择,因为生命是第一位的。还有人说,不管处在什么境况,人不能放弃人之尊严,为尊严而活是人性的最美。

    假如把这个问题摆到每个人面前,到底选择生的人多,还是选择死的人多,谁也无法确定。或者天知道。
    所以无法确定选择的结果,是因为这只能当作一个问题问及于人,一个无法设身处地进行试验的探讨,因此所有的答案都是不可靠的——即使回答为了尊严选择死的人,真走到了那般地步,亦会出于求生本能,最后不得不放弃社会人的自尊,而求活成一个自然人。

    写那个故事的两个人后来的人生也大相径庭。
    赞美生者的人成了著名的社会学家,可他背叛了祖国,最终客死异国他乡;赞美死者的人一生不得志,郁郁而死,但他培养出了为国捐躯的三个烈士。
    看到他们的命运,叫人更加迷惘。



    一位相交甚厚的老兄再次入院。
    上午刚上班,即与同事第四次去医院看他。唉,整个人瘦得简直没法认了。
    躺在病床挂满吊瓶的他,眼神是散乱无光,牙龈渗血。由于长期不进食,加之癌细胞肆虐,导致各类器官衰弱,使他气息低落,他说话已含混不清。
    因为我有过陪护经历,所以几乎可以肯定他剩余的时间真是不多了。
    他才五十多岁,正处壮年期,竟被病魔折磨成如此这般,实在令人嗟叹。

    老兄听出了我的声音——我觉得他的视觉能力几近丧失,所以认出我只能是通过听觉。
    我故作轻松地与他交谈了几句,他有气无力的话语里,依然保持着从容的心态,而绝没有一丝绝望哀唳之意。人之将死,方显本色,非常人可为之。越是如此,我越为他可惜,如果他多活几十年,或许他能成为我相叙更久的朋友。只可惜,天不假年。

    我躲躲闪闪的话语之后,是大片的沉默。也许他累了,也许他也已无话可说。
    房间内突然闷热干燥起来,气氛愈加压抑,很有叫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那刻,我转身向窗外望去,户外春光格外媚好,住院楼下人流攒动、车来车往。医院,这个生命的驿站哦,从来不会寂寞。

    又有人探望,我们辞去。
    走出住院楼,疾步迎风,吹面不寒,神智清爽。世界依然这样美好,似乎不会因为某个人的不幸而沉郁。
    我抬头看了看远处几棵长势茁壮的松柏,不由想到这样一个问题:人到底活多久才算满足?
少年夭折,英年早逝,未老先衰,这一直都是人类共同的哀叹。
    是啊,人心从来不知足,情志永远都未竟。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好好地活着,活得年月更多一些,直到自己都厌倦了时光。
    也许有一天,随着医学科技的发展,那不再是一种期许。
    可到那时,谁还选择死亡?

本页编辑时间:2008-03-04

了解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