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五卷>>阅读:活着,很像一场情绪

    年轮,又旋到了一个充满转折的时点。
    对有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充满了希望的初始,一切都已筹划妥当,一切只待春风又来、百花盛开;而对有的人而言,这则是一个倦怠无力的末端,多少期之盼之的成了镜中月水中花,多少眺之望之的化作了泡影。
    命运的馈赠,有时是满满一怀的喜悦,有时却是空空一梦的失落。在绵延无尽的时间里,没有绝对明确的概念,更没有完美无缺的人生。一个人、一棵树、一条河流、一座高山,还有大海与白云,都是大自然中不可或缺的景致。你是一粒石子,你就要同其它的石子一样承担起你应该笃守的位置,不管是海岸的宽广,还是溪流的寂静,你就该坚定在那里,经验着四季的短暂和岁月的悠长。
    回眸人类能够目及的那些世纪,每每内心充满了温暖,那温暖来自血与火的蒸煮,那温暖来自情与爱的传承,那温暖来自生与死的激越,那温暖来自悲与欢的跌宕……
    我们当然还要把思辨的试探更多地触及我们的现实,因为我们只活在我们能够感知炎凉的现实里,也就是我们可以脱口而出的今天。一个人可以是平凡的、庸俗的、卑微的、甚至是无知的,却不可以无耻和懦弱。营营众生里,你可以用手中的画笔、滋润的唇舌、灵动的眼眸、抑扬的音符、执着的身姿和顽强的精神,为我们的世界增添一幅栩栩如生的生态画作、一场慷慨激昂的即兴演讲、一眼倾国倾城的深深眷恋、一段高山仰止的宏大乐章、一路虔诚自信的奋斗足迹、一种坚忍不拔的理想追求。
    在时空浩渺的转换中,从沉厚古老的九州,到俊秀典雅的楚吴,从深邃端庄的齐鲁,到悲怆豁达的燕赵,莫不是灵魂的执拗和情感的脱缰。天地之间,最是直白的道理应该是——生命有涯,而精神无界——也只有人类的思维可以超过肉体凡胎的阻障,直达宇宙的无极。
    走在广袤的大地上,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宰,前提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崇高的理想,哪怕就是一个人的理想。为了这个理想,你宁可做屈死的冤魂,宁可当粉身碎骨的铺垫。平凡与伟大的分水岭,在你选择的那个瞬间,刹那隆起。
    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当属那些既不自知又不知人的人。不管是曾经的道德圈套还是今时的法律羁绊,不管是天理的误导还是人伦的压抑,都不应成为一个人不自知、不知人的借口。是的,我们是活在当下,因为我们的身躯只能存置于当下,我们只能把当下拘囿的科学认知和狭隘的精神想象圈禁在我们早已画地为牢的人文盆地中,在我们坚持着的已知的浅薄和未知的恐惧里,我们只把自己看作了肉体的存在——它会痛疼、分解、腐败和枯朽,我们只把灵魂的存在当作了来自肉体给予的那些意识。所以我们理所当然地给自己的不自知、不知人的现状,当作了天经地义的现实生活、现实轨道和现实正本。
    其实不然,其实不该尽然。人类智慧的极端处,有两个岔路口,一端通向不可知论,一端通向无畏的探索。这两个端口,都需要人类不懈的追问。
    种子发芽了,落叶飘零了,如此平常的状态——是的,我们就这么看着想着,一直这样安然地阅读着现象里这些所谓的自然的春秋。我们其中谁都没有怀疑,也没有问题。我们只有手忙脚乱的得意和苦恼,只有忐忑不安的悲欢和得失,只有牵肠挂肚的冷暖和离散——就这么经验着、煎熬着,仿佛这就是人生的宿命,仿佛人生就是一场情绪。这时的你会不会突然觉察到,所谓的人类整体的前途和命运,就如此可怕地走下去吗?

本页编辑时间:2008-02-11 16:00:37

了解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