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五卷>>阅读:走出倦怠的冬天

    昨夜,有段时间感觉自己似乎处于失眠状态,那情形就是似睡非睡,什么姿势都不舒服。大概是白天懒觉睡多了,晚上茶水喝多了。

    早晨,竟然没有听到手机上的闹铃声,醒来已是八点。猛然想起今天我值班,于是手忙脚乱地起床穿衣洗刷。既使抓得紧而又紧,开门走进办公室时,仍然迟到了半个小时。这可是从来未有的事。

    懵懵懂懂匆忙赶路时,在人民广场上听到有人大叫。老大老大。一抬眼,就看到了一身旅行装、背着着背包的皓天,老远与我招手,身边站着一个脸色白皙的姑娘。看到皓天,我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什么时间从厦门回来了?皓天一边笑着一边问我是上班吗?我说不是,今天是值班,有些晚了,你干嘛站在这里?他说去爬山。与皓天打招呼时,我并没有放慢我的脚步,一方面是因为我头发散乱、两眼红肿,不好意思近前寒暄,另一方面我迟到了,不想耽搁,另外我看到十二楼的一位老兄正在前面等我,似乎有事要对我说。所以,与皓天的逢面近乎擦肩而过。失礼了皓天。

    站在办公室的窗口,我看到皓天的周边,已经聚集了七八个人了。哦,他们又是一次远足。去哪里?去几天?就这么揣想着,踱步到了自己的桌前,静静地坐了下来。心底,煞是羡慕。悠游陌生,一直就是我渴望的。只是,我的命运铺排中,根本没有那些自由的日程。

    按部就班的日子,只有匆忙劳碌。久而久之,我的意识中,仿佛就几个关键词:工作,吃饭,忐忑,疲累,无望的期待和想象。铁打的现实责任,流水般的时光,这么苦熬着,把岁月过成了无穷无尽的混沌。

    其实我是那样羡慕皓天他们——任情趣指引方向,让脚步踩出快乐。而我是公职之身,虽有稳定的收入和安逸的生态,却也每日诸多杂事堵心,且不知不觉中,陷入了别一种人性的囹圄。有人笑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得陇望蜀、贪心不足。是啊,从他的角度看我,可能我就是那样的。也许,他也曾在内心深处,与我一样这般张望着的。可人心本该不安份的——之所以那么多人不停地追问着“什么是真正的幸福”,“福是什么”,就是因为人们常会在某一天觉悟到一个事实:哦,我拥有的这么多,竟然都不是我想要。

    旅途愉快,我的朋友们,请允许我的想象与你们一起,走得更远。一直,走出这个倦怠的冬天……

本页编辑时间:2008-02-11 16:00:37

了解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