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五卷>>阅读:昼夜行走

    1、匆忙地,路过了北京。之所以说路过,是因为这次北京之行的目的地是京南的大兴区,这个区刚不久从县转制的,远在北京的郊区,很是偏僻。此行是参加一个召集到地市级的全国性公务培训。在火车上被黑夜颠簸了将近十二个小时后,于次日凌晨五点一刻走出了车站,开始行走在了北京的大街上。那一刻刚好收到北京朋友的手机短信:此时我正行走在华盛顿的大街上,祝你北京之行愉快。此前我也以为我会很愉快,而其实这一程,我几乎不愉快——日程安排的太满,培训内容异常枯燥,食宿条件很差,而且没有任何考察项目——我很想去奥运场馆看看。

    2、出行前去了干妈家,告诉她我去北京,如她需要给干妹带什么东西可以顺路捎去。干妈说没有什么可捎带的,但她希望我去干妹家看看,那丫头今年正月做了妈妈。在看完早晨七时的升旗仪式后,我与在火车卧铺上相识的王先生一起等他同学来接,直到八点半多送走了他。握别了旅伴,就近吃了份肯德基,然后我按照干妈事前画好的路线图,独自背着行包钻进了北京的地铁,围着紫禁城转了半圈后,进入了海淀区,乘了公交车很快找到了干妹居住的欧式公寓群。一进门,我眼里的丫头还那样子,只是旁边多了一个爱笑的男孩——我认识干妹的时候,她比她身边的孩子大不了几岁,而今她也成了妈妈,并一脸幸福的样子。为那小伙子拍了很多照片,是为了带回来给他的外婆看看,让做外婆的高兴。

    3、培训后期,坐在我旁边的湖北黄石学员递过来一张卡片,是北京两日游的业务联系卡,她还写了一张纸片递给我:你去吧,还缺三位。我摇了摇头示意不参加了。我没解释什么原因,其时我已经患了感冒,头疼、咳嗽、咽喉肿疼。另外,我着急回去,有两件公务文件还亟待我回家办理。虽然我很想在北京多逗留几天,尤其是想去看看八达岭,但我不能因为自己的趣好而贻误了工作,这可不是我的作派。说到这次培训,大伙都有一个遗憾:二十七个省一百六十个市的同行,到培训结束都相互不认识,有的甚至本省都没有交流。千里迢迢相聚一堂,如今拿了通讯录,还不知道谁是谁,不能不说这是这次培训安排环节中的一大败笔。

    4、回程,心情总是愉快的。进入车站,第一件事就是给老爸买一只全聚德牌烤鸭。一公斤装的七十八元一只,毫不犹豫地买了两只——另一只送老岳父,在这类事情上我从不漏掉一方,一方面这是我的一贯做法,另一方面是不想惹得家里领导犯嘀咕。那晚回日照的卧铺在四站台候车,我是第一个等在那里的旅客,一开始显得很是孤单,与我相对的只有站务人员,一位叫人看不明白心情的中年女士。渐渐的人多了,也就拥挤起来。一拨拨的,被一个个类似“私导”的人引了过来,从他们与旅客的交谈中我听出来了,那些旅客并没有购买卧铺车票但又想从卧铺站台上车,而那些“私导”正是抓住了旅客的这个心理,有偿导引外地旅客“违章”乘车的。对普通座票旅客加塞卧铺站台,我没有什么偏见,毕竟中国人太多了,普通候车大厅里真是挤得够呛,从这里分流一下未尝不可,毕竟卧铺乘客人少,特别是那些扶老携幼的人,更叫人同情。我痛恨的是那些与检票员勾结的“私导”们,他们这种行为几乎就是趁火打劫。我亲眼所见的是一位老人,一个人被那个“私导”诈去了五十元钱,而其实大多数加塞的旅客每人才十到二十元不等。中国人多是不争的事实,中国也存有为数不少的行业行骗者,更是叫人无奈。火车提前半个小时剪票,我再次看到了中国特色的“争先恐后”的场面。躲在一旁,一边发着短信,一边看着奋力拥挤大声叫骂的人们,我忍不住笑了,那是苦笑——检票口围栏前,总计也就有四十多人,难道半个多小时的提前量,会落下谁吗?唉。

    5、九号车厢在站台的后面,八个房间,每个房间两张双层床铺,我买的是四号房间的十五号,下铺。当我走进房间时,发现十五号床铺上已躺了一位满脸倦容的妇女,年龄不到四十岁的样子。我很疑惑——难道是我走错了门?于是我拿出车票,正核对着,走廊边站着的一位男士赶忙过来问我:师傅十五号铺是您的吗?我说是啊。他说:我老婆脊椎有病,这是第四次手术,在人民大学附属医院做的,医生说可以出院回家疗养,可是由于没有提前通知,出院仓促,只买到两张上铺,没买到下铺,能不能帮忙调换一下,我双倍补你差价。我说上下铺无所谓,差价就免了,出来看病不容易。他很感动,千恩万谢的。行程中,我们谈了很多,基本了解了他们的状况:夫妻两个是临沂市西郊村民,没有固定工作,两个孩子,妻子因为脊椎瘤此前已分别在临沂、青岛做过三次手术,连这次北京治疗已花去十六万元,全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的。我劝他,愁也是一天,想开了宽心过,也是一天,等妻子病好了,再去赚钱还人家。他连连点头说,是啊,也只能这样啊,现在只期望老婆早点好起来,能自由行动,他就可以专心做生意赚钱还债了。临沂停车只有四分钟,下车时我搭了把手与他和他的姐夫一起,把病人提前抬到了车厢门口,并送到了迎站的担架上。我回车厢时,他从担架前跑到我面前,双手紧紧握着我的手说,十分感谢您。那一瞬间,他的眼神告诉我,他把我看作了好人。

    6、其实回程路上,我几乎没有睡觉。车厢内很热,上铺尤其是干燥,我觉得每一次呼吸都像在吞咽火苗一般,每一次咳嗽都震得痛彻心肺。因为怕影响了下铺的病人和另一位熟睡的大妈,我只好离开了房间,关上门,一个人躲到了走廊。看着窗外大片的黑夜和昏暗的廊灯,浑浑噩噩地在手机上划写着短信,可夜半,发给谁呢?那好吧,我就把那些文字复录在这里吧,算是对这次北京之行的纪念。“夜是淹没眼睛的无助,即使我坚持仰望。无垠的星空,那些闪烁着的,那可是人们忙碌的梦?假如这一刻只有我一个人独醒,请允许我默默地祝愿:所有辛劳的人,都有恬美的安睡……”

本页编辑时间:2008-02-11 16:00:37

了解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