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五卷>>阅读:初冬私语:心涤成白

    时光像是一本台历,抽象的年轮被印记于具体的纸片上,一页一页地掀过,越来越薄。

    时常将某个日子作为标记,期待那一天,或者惧怕那一天,到来。生活就这样,既有规律又杂乱无章地推进着,不管期待还是惧怕,总要一天天地过。有人说岁月如流水,一去不复还,这是珍惜时间的人无奈的慨叹。自古以来,多少俊杰豪士,莫不是感憾于韶华易逝、命程猝短。

    四季是一级级的坎坷,望不到尽头的偱回,走不完的盛衰。当一个人的双腿开始独自站立,当脚印旁不再伴随无微不至的关切,人生就具有了沉重的意义,而那是以孤独与寂寞为代价的完整。

    张目四望,世界很大,大到你放声哭喊都不会惊动别人;世界又那样狭小,狭小到你无法躲避不时涌来的碰撞。

    也许直到绝望,你才知道时间是唯一不可选择的惯性。但在你能够选择的那些转折中,你又是完全被动的、茫然的,因为你永远都不清楚下一个片段里,会遭遇什么样的突然和意外。所以你已经习惯了恐慌、忐忑与无言的等待。

    一个人在时光里的旅程,没有绝对的滞止或归宿,无论是面向黎明或背对黄昏,都不会看到起初和终点。所以人们时常把未知的时空看作神秘的命运,而总在走过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最好与最坏的结局,不过如此。可是,具备一试的胆量的人总是很少,很少。

    是的,人的意识能够超前,思想也可以越过,灵魂还能自由地放飞,可肉体呢?冷暖与痛快,生老与病死,又如何超脱?正因如此,任何一个富有健全人格和心智的人,绝不能向冥冥空虚之境,做枉然的祈求,既使你的念词在流逝的时光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没有肉体的装载,你会怎样期待?没有眼神的聚交,你将如何相信?

    窗外,路灯亮了,夜晚来了。你的心境里,可否也点燃了另一种明亮?

本页编辑时间:2008-02-11 16:00:37

了解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