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五卷>>阅读:戏谑耳

    路边,经常有苍老枯瘦的手伸出,那是乞讨的姿势。从布兜里抽出钱包,犹犹豫豫地翻找着几张纸币,最后拿了一张五元的放到了那个有些残破的碗里,完成了经过权衡的怜悯。这个人就是我。
    耳旁,经常有喋喋不休的倾诉,那是失落者无奈的表白。轻轻地颔首表示在听,而面部表情却麻木呆滞,似乎那低沉的语调和叙述的内容没有一丝感染力,之所以一直保持耐心是因为碍于朋友之谊。那个聆听者就是我。

    孩子上学遇到周折,找了一圈熟人,却没有几位能有所助益,只好按照现时流行的潜规则一步步地去操作。事情办成了,在大叹世风日下的同时,心里却隐隐约约涌起一层沾沾自喜——不管使了什么手段,毕竟目的达到了。这个自相矛盾的请托人就是我。
    职务关联的正常事务,涉及到要处理违章,于是若干人打来电话,或直接找到门上,他们用漫长的回忆罗列了大堆的交情,还有一万个可以照顾的理由,同时话语中暗含了让人心动的可预期的报答。心底甚感厌恶,却不得不装出笑脸,委婉敷衍,虽最终未损执着的职业操守,却把自己弄得疲惫不堪。这个人不善此道又必须应对的人就是我。

    朋友买了大房子,邀请了一大帮哥们分享乔迁之喜。亭台楼阁自然是美轮美奂,不由不发乎内心地羡慕。回到自己的陋室,蜷缩在破旧的沙发上,翻看着存折上数目少的可憎的存款,忍不住叹息——同样是人,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这个偷偷叹气的人就是我。
    一远房亲戚得了重症,急需治疗费,与家人商量了半天,决定支援两千元钱。临出病房时,因为知晓了亲戚家的困难要比想象的还要严重,忍不住又从贴己钱中取了五百元递给了出门送客的陪护者手里。家人看到甚为不快,毕竟自己家也不富裕。这个处境尴尬的人就是我。

    是的,亦正亦斜、亦真亦假、亦善亦恶的这个人就是我——看似与你不同,其实大同小异。每天都有烦恼,偶尔也有得意。既反感拉拉扯扯、市侩庸俗,又无法脱离世故、漠视人情;既想赚便宜,又想秉持本真;小善之行偶有,大德之能乏匮。
    世人如是,我如世人,一个半梦半醒的故事,一场似真还假的演绎。过去、现在与未来,只感莫名其妙,惟觉无惊无奇。呜呼,那一时,这一世,不过耳耳。

本页编辑时间:2008-02-11 16:00:37

了解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