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五卷>>阅读:你是毒药

    他们认识了好几年了。在网上。
    是他主动找的她,在聊天室。他喜欢她的名字以及她名字下那一篇篇的美文。
    她喜欢写散文,且每篇散文中都会恰到好处地嵌上一到两首她自己因文而题的诗词。他很喜欢她的文风和造句风格,因为那正好符合他的阅读选择和阅读心境。

    网上的交流,往往是直达心灵的对接。
    渐渐地,他发觉自己深深地爱上了她。那是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态,却让他放不下、舍不得。
    她对此并非一无所知,而她似乎无意迎合,因为她的心性已完全沉迷到了她兀自摆弄着的那些字句中。

    假如没有那次网友聚会,也许她永远都不会在内心注意到他。
    所谓网友聚会,其实就是吃一顿,喝一场,唱一通,跳一圈。喧闹的场面中,有几个人好像与大家格格不入,其中包括他们两个。
    话题从一杯茶开始的,他提了水壶问她还续水不?她抬头看了看貌不出众但气质温雅的他,点点头说了句谢谢。
    他知道她是谁,主动介绍了自己。她哦了一声,再次看了他一眼。他们算是正式认识了。一个人口不多的城市,两个从未谋面的两个人,相遇在了那个自然而平常的秋午。
    聚会的娱乐环节快进入尾声的时候,他为她唱了一首《一剪梅》,还邀她跳了一支舞。

    冰融时节,他们已是十分厮熟。但依然只是网上的互动。
    那年五月,恰巧他们同时出差去同一个城市,于是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可是此后,她再也没有同意见他,即使他苦苦哀求。

    网上,他依然还能见到她发表在博客上的散文,她的文字依然还是饱蘸缠绵悱恻的味道。
    可是,她好像不认识他了,不管他在网上、网下用什么方式招呼她。
    他百思不得其解,始终不知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两年后的一天,他偶然从朋友那里得知,她已经辞职,去了大连。
    她在那里结婚了。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但他又无法找她求证。
    十月长假中,他专程去了大连。多方打听,他终于在一座办公楼边的路旁,等到了她。
    她已剪掉了长发,有了自己的车。
    他强行拦住了她的车,无言地站在她的车前。
    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她摆了摆手,示意他上车。

    一间不大的西餐厅里,她打电话对一个人说不回去吃饭了。他想那应该是她的老公了。
    他们默默无语地吃饭,喝红酒。其间,他几次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最后她招手买单。他站了起来,想跟她一起走。
    她疾步走到他身边,用力将他按倒在座位上,然后在从包里又拿出一个手机,是另一个手机。
    她说你自己翻看一下短信吧,多保重。再见。说完,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走出了餐厅大堂。

    他打开了那个显然有点过时的旧手机,找到了短信阅读菜单,一条一条地翻看着。
    短信共有七条。是他妻子发来的。他觉得自己的脑壳里嗡地一声,似乎一下子被充了气,变得大大的。
    他慌乱地读着妻子发给她的短信。他妻子给她的几条短信的大意是,她知道他与她的关系,她不怪她,但要她离开他,让他回家。
    最后一条短信中,他妻子写到:你既使是一剂毒药,也总有一天会失效……那么你为何不用剩余的剂量,去获取完全属于你自己的那份幸福呢?

    大连的秋天比他自己所在的城市要清冷得多,尤其是晚上。
    当他独自一人徘徊在老虎滩公园的小道上时,忽然觉得心情无比萧索。
    许久,他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他说我在大连。妻子说什么时间回来?你乡下亲戚送来了栗子,很新鲜,回来晚了怕坏了,早点回家吃个新鲜吧。
    他说明天一早就回去,栗子留好,晚上带着一起去岳父母家分享……

本页编辑时间:2008-02-11 16:00:37

了解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