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五卷>>阅读:得失从来无处留

    秋天让人多思。因为淡静的心,清透的意识。
    秋天的印象,只需几个关键词就可以概括:旷达、简净和冷峻。
    喜欢秋天的人,是神幽而心高的人。就像明月的意象、残花的顽强、人伦的孤立与海天的辽远。
    人之偏好,情之冷暖,也许根本就不用给出理由,一如这秋季,不由分说地就来了。

    习惯语文的直率,也是不需理由的。
    如果放弃了超于自己思辨能力的预期,那么每个人都可以是基础表达的言者。非要把心意沟通的介质分拣成是非对错,本身就是是非,起始就是错误。因为语文的本能,就是用于人和人之间的交流。
    任何艺术的初衷,都应该是为了缔造人性的温暖而点燃。这是不可质疑的原始。
    无论是直逼人类的真伪,还是探究自然的奥妙,人不能盲目的用自我的窄小描述宇宙的无极。
    驾驭语文的口舌与心思,也蕴含着境界与道德。

    看到有人以近似赞许的态度认同这样的文字:只要温暖地抱着,而不做其它,就是遇到了真情。
    这是一句多么容易打动人心的话语啊,尤其当它指进那些因情而累、因恋而伤的女人的心里的时候,愈发被夸张成了一种接近神谕的真理。是啊,就那么紧紧抱着,再无旁骛。
    拥抱是什么?是毫无来由的动作吗?就像曾喧噪一时的抱抱秀?
    当然不是。只是紧紧地拥抱,而不渴望其它的亲近,那就是真情么?
    也许,弗洛伊德看到这句话,会笑,柏拉图更是忍俊不禁。
    人类从此灭亡。

    每个人,都可以给自己心目中的美与丑下一个定义。那是他的自由。那种自由大多不会妨碍别人。
    但人们不能因为自己的好恶,去干涉别人的选择。愚公移山的故事,再次证明愚公真的愚蠢之至——他因为自己的喜好而改变了生态,他妨碍了鸟的行程、水的逶迤和花的梦想。
    经常假想,如果一个人的生命时长可以被压缩,那么他会同意压缩掉那些时间?那些时间里曾发生了什么?是平淡还是激荡?是厚爱还是轻愁?
    生命之自我,终归是一个空字。掐指一算,原来,得失从来无处留。

本页编辑时间:2008-02-11 16:00:37

了解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