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五卷>>阅读:信,寄托未来

    很久没有用笔写信了。拿起笔来,陡然从心底生出一种异样的陌生感。这感觉不太好,远离墨水和笔杆的日子,很容易叫人幻入虚化的妄想之中,继而漠视了鲜活生动可触可摸的现实具体。
    记得很小的时候,擅长钢板字的父亲曾反复对我说:一个人的字能反映和昭示他的性情与风格;一手好字叫人赏心悦目,也会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父亲说这话的目的就是要我保持恒心和毅力,把字写好。
    我相信父亲的话。为此我对写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只是在一大段的时间里,我的字没有进展,而那让我觉得苦恼。追求美的过程会给人带来烦恼,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好在有父亲的鼓励和母亲的引导,我没有因为觉悟的停滞而气馁。
    记得是一个晚上,饭后家人都出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伏在写字台上,又想信笔涂鸦、徒费纸张。不料,当我拿起笔时,大脑皮层上突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那是一种很自信的感觉,用一个成语说就是胸有成竹。我对突如其来的那种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令我意外的是,我紧握的笔下写出的字,竟然与我想要写出的字一模一样。一瞬间我觉得我找到了硬笔书法的门户,我只要再迈前一步,就是艺术的殿堂。
    那晚父母亲回家看到了我已在上面奋笔疾书的几张信笺,煞是高兴。父亲说我开悟了,入门了,剩下的就是渐渐熟捻,最后定型。
    后来因为写字周正,额外出了很多力——被许多单位借去帮忙,虽然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却也把自己累的够呛。不过出乎父亲意料的是,我的字一直没有定型,而随着电脑的普及,我这没有定型的字体竟然慢慢退化了。 
    字写得好不好,是否真的隐含着人的个性,我不敢断言。但我坚信一个书写的字富有美感的人,一定是一个融细腻与狂放于一体的人,胸中有字方能笔下有法,写字匀称且间架结构错落有致的人,处理起生活事务定然不会杂乱无章。
    文以字组,语藉言汇,一个语文能力坚实有力的表达者,如果没有抽象与具形的逻辑思维,那么他又怎么理识这个世界,又怎么诠解这场人伦呢?人之差异,有时可以通过文字的书写和语言的抒述表现出来,有的人可能很快就意会神通,有的人就可能一直纠结不清。也许人群中早已分出了此起彼伏的命运,包括一行字,一句话,以及那些情感和智理的固化形式。
    写字不完全等于书法,可写字却很像做人,周正与偏斜,恣放或拘谨,莫不是一目了然,洞察如斯。所以每每拿起笔,我总会预赋其形、先构其局,以至于成了一种思写定式。我曾对父亲说,虽然我的字体未能固定下来,可我写字的驱动程序已经定版。

    非到不已不动笔。估计许多人有与我一样的体会。
    比如现在很少有人会主动给亲人朋友写信,信函交流的区域早已人迹稀少。我就是这样的一个懒惰者。现时除了在单位签收工资、在银行存提款、在重要文件上签署名字,几乎很少用笔。键盘成了最亲近的表达工具,它甚至剥夺了许多语言表达的机会。
    可我还是喜欢写信的,如果有一个可以寄发的去向,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有一份能够期读的心情,有一种能够共鸣的回响。
    信者,人言也;言者,心声也。落笔之处,难道不是心迹之流露么?
    古语大多意味深长,我记得一句:口说无凭,立字为证。立字者,即信凭矣。
    在人生有限的时长中,我希望我能满怀激情、恬和心态,誊写更多的信笺,寄给你,寄给他,寄向我想寄到的路径,寄出我想寄托的情感,寄给我想寄发的明天。

    我的信,载印了我的字,我的字,兆征着我的心迹,我的心迹,饱蘸了我人生的感怀和知觉。
    未来,是漫长的等待。而我有足够的耐心与热情,等你回信。

本页编辑时间:2008-02-11 16:00:37

了解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