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五卷>>阅读:死亡及活着

    沉厚的夜幕里。时常任由倦怠的躯体,独默无息地依坐着。有时甚至忘记了呼吸。
    思想是无法控制的放纵与逍遥,每个人只能分一小块给自己。实际上,有不少人偶有这种状态。我看过一些人发表在传统杂志上的文字,绝大多数无非就是标榜自己怎么深思深悟,怎么与夜的氤氲倾情地对话,怎么与自己的心灵对话,怎么与岁月和人伦的独特视角对话。一开始我常被这类文字吸引,似有知心共鸣之感,可久而久之,我发现这类文字太多了,阐论的角度也都相差不远。因此而厌倦了阅读——人心之私小,情愫之重叠,竟是这样不约而同。只不过是人们喜欢各自吐露、互不详解而已。

    一个人尚且活着,就会惧怕死亡,死亡成了偌大的沉重的肃穆的话题。这话题一直显得深不可测。
    而我不迷信死亡的庄重。我甚至认为死亡很滑稽。尤其是人们把死亡当作了仪式、图腾,把死亡的因果交给了一个并不存在的神祗时,我就觉得可笑。
    我相信有很多人总喜欢用脚丫子踩碾柔软的沙滩,假如脚丫子是神祗,那被脚丫子踩碾之后的砂粒是不是就是命运的形状?有人说这比喻有道理,但我不以为然——潮汐过后,平展如初的海岸又象征了什么?

    死亡只是一种生命个体的终结,就像灯油耗尽,就像泉水枯竭,没有区别。
    之所以死亡对于人而言,属于非同一般的异常,是因为人是有意识的生命,人不愿意失去意识,渴望长生。
    人们希望永远活着,这就是人最大的自私。谁都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我现在觉得每个人在某个层面,是完全一样的。完全。
    包括活着。不包括死亡。

    你见过衣衫褴褛的上帝吗?你听过佛祖独自发呆时的呢喃吗?恐怕现时无人给出真确的描述。
    想象是一根划着了的火柴杆,它一旦落入了草堆,后果可想而知。人们就是这样被暗示和暗示自己的。人们常常不自觉地用生活经验积累中的那些近似“智慧”、“阅历”和“感悟”的东西,滋孕着想象,并随着耳闻目睹的繁杂、春夏秋冬的冷暖,不断地完善,直到一个想象被另一个想象撕碎、烧毁。
    活着的过程,就是越来越不理解死亡,而又越来越靠近死亡,而又越来越恐惧死亡,而又越来越想开了的进度。其实想开了的另一层含义,就是不愿意想,或者觉得想也没有用干脆忽略算了的别意。

    你有你的夜晚,不管你的思绪能牵扯到多少人、多少情节、多大的时间跨度、多么深切的人文关注,终了依然还是你,深陷在沙发上或床单上的你及你的肉体。
    很多情形下,人们能就一个话题探讨许久,如滔滔江水。可到了关键之处,往往冷场。
    人们常常能够原谅人们都无法选择的错误。比如,几乎没有人责怪某个人说,你早不生晚不生、早不死晚不死。例外有,但那是非理性的考虑。
    可是,人之生死,如果能够追究真相,大概也有大错特错的几率。

    死亡。或者活着。想多了,很无聊——我就时常发乎内心地这么嘲弄自己。
    早睡早起才能身体好,身体好才能活着——其它都是扯淡。死亡嘛,谁都不免。那怕什么?到时候闭眼呗——权当睡了,踏踏实实的睡了。
    所谓深思者,大约都是些因为怕睡死而不敢入眠的人罢。

本页编辑时间:2008-02-11 11:45:46

了解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