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五卷>>阅读:本性嗜辣

    一些人自以为写了几行比较通顺的句子,就成了诗人;一些人自以为长了一副双眼皮,就非常美丽;一些人自以为开了一间十多平方米的店铺,就成了资产阶级;有些人自以为有女子对面一笑,就成了潘安在世。 
一些人刚刚有了一官半职,就觉得这个世界是他自己的;一些人刚刚认识了一个警察,就觉得以后他随便砍死几个人都没事;一些人刚刚从庄稼地里走出来,就觉得他原来最适合城市;一些人刚刚知道麦子不是稻米,就觉得他跟农民非常亲密。

    一些人看到别人倒霉,就忍不住窃喜,还以为其余的幸运全到了他家里;一些人看到别人因为无知犯了一个低级的错误,就忍不住说三道四,还以为他自己一点都不弱智;一些人常常借用别人的苦难,标榜自己的同情,然后从布袋角里抠出一毛硬币说,可惜没带钱,不然我全部给你;一些人常常接茬成功的案例,自诩说我早就说过这样做一定能行,幸亏他们听了我的,否则绝对出不了这么大的成绩。

    一些人明明心里喜欢一个人,可嘴上从来不吐一句接近亲密的善意;一些人明明一肚子龌龊,可一直表现得很矜持;一些人往往把一个我字挂在嘴上,说出的话的味道是:我其实很关心别人,我这人最大的长处就是不自私;一些人往往把对别人理所当然的关心,当作施舍,似乎从此以后别人除了对他感恩戴德,再也不能违背他的意志。

    一些人爱惜自己的名誉胜过爱惜他的眼睛,这种人可能不贪财,却比贪财之人更虚伪自私;一些人显得非常孝顺,时常衣着光鲜地荣归故里,但他除了一到家给贫困交加或孱弱无助的父母仍下一叠钱币之外,对双亲不搭不理,连一句问候都懒得呈递,甚至站在院子里招呼一声就扬长而去,只为疾步另寻欢场尽情释放自己。

    一些人恨不得把所有的权利都揽在手里,却时常背后诅咒他的上级事无巨细;一些人恨不得自己的老伴被车撞死,然后再找个可心的人浸淫甜蜜;一些人对自己的妻儿或夫女异常苛刻,但在社会上成了人气十足的好同志。

    唉。是这个时代的问题,还是人心在变异。人类可以知道比细菌更小的细腻,可以究透比地球大一万倍的星体,却看不明白人类自己。世相之凌乱,不是字典上那常用的三千多字所能组合的。我在说你,你在说我,颠三倒四之后,成了我说的是我,你说的是你。

    所以一些人甘愿浑浑噩噩地活着,且活得有味有滋;所以一些人拼命地捞取既得利益,可惜来不及享受就落入泞泥;所以一些人肆无忌惮,只想过把瘾就死;所以有些人漠视了周边的人伦和悲喜,而只图虚无的网络游戏诱发的迷失。

    五千年的中华,只有两千多年的文字记忆。今天的境况,是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遇到的奇迹。也许耶稣和释迦牟尼面对今时今日,也只能再次背起十字架独自哭泣,也只能默默回到恒河岸边数捻菩提。王朔有一篇小说的名字叫“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我想借用他的书名来概括这个世纪的初期千奇百怪的思想、行为和意识——现代人,简直就是“一半是魔鬼,一半是天使”。不得不啼笑皆非的是,有些人在应当作天使时做了魔鬼,而在应该作魔鬼时偏偏矫情地作了天使。

    如果每个人真能深刻地反省自己,真去静心细读“八荣八耻”,也许这个社会才会真的回归本性的觉知。也希望那些本性嗜“辣”之人,在先解剖和透析自己的同时,不要拘囿思维的指向,尽情地发散着辐射着质问的语文和观点,揭掉人类灵魂之上蒙裹着的那层几近麻木的画皮,还原人类的真知。

本页编辑时间:2008-02-11 11:29:12

了解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