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随笔:五千年后的遭遇

    有人曾无比沉重地对我说:现在的孩子真是越来越难教育了,代沟越来越深了。我说我记得读过一篇文章,上面说现在的父母与孩子已经不存在代沟了,为何?因为现在的孩子与其父母走的是完全不同的道路。

    我想借用上述那句话,进一步展开我的思考——代沟这个词,早已是过去时的词汇,二十一世纪后的中国社会形态,是存有记忆的人们和纪录历史的典籍,搜肠刮肚、逐行扫描也无法找到经验可以借鉴的新图。从不惑到期颐,正活于世的成年人们,莫不是惴惴不安——五千年后我们遭遇的新生文明,让我们不得不惊慌失措、心浮气躁和患得患失。而这,绝不仅是当代孩子们的新课。

    遇到我小学的老师,他问起我孩子的学习。我说不理想。他问症结是什么。我说,说到底还是懒惰。他说现在孩子的懒惰都是家长和媒体 在无意中“惯”出来的。过于强调技巧和捷径,过早地把那种理念灌输到了孩子们的心智里,本身就是无法晚会的错误。

    传统的惯性,是不倒的长城,虽它已经不再发挥作用,却变成了无人敢于推翻的象征。这比一个人单薄的命运更叫人忐忑——历史的芒刺, 为何还要打探今天的痛苦。

    最近一直在读南怀瑾的文字。里里外外,我觉得这个老头闪烁其辞 的话语中,漏出了许多固宥自我的倔强和矛盾。但是我很喜欢他一个观点——教育一旦陷入僵局,读书就毫无用处。

    当我把大幅摄录长城风姿的彩色图片缩换成黑白的小幅时,我忽然发 现它真的老了——比沧桑还老。那曾是雄姿勃发的图腾,也是立基辽远的 自信。可如今,它就像我们面对未来而凸显出来的虚弱,从心底泛起了无 依无靠的那种松软和茫然。

    云朵飘过那座局促的烽火台时,我只能从那一瞬间的定格,窥见了 莫名其妙的滑稽感。始皇费劲心血留给我们的,只是现代文明充满迷信的 俯瞰。诗意的复读,往往是不负责任、漠视现实又不敢瞻望勇气的自慰。 这种境界恰好印证了我面对孩子们满眼惊诧的委屈——是我们可怜,还是 他们可笑?

    我们正在被许多翻新了的词汇所包围所迷惑。我们努力不适应地适应着,唯恐自己落下什么深奥和闪光的注解。其实,岁月为我们揭开的日子, 绝对是空前绝后的。我个人认为,我的父辈、我自己和我的孩子,都不会在有生之年适应这种必然突兀又偶然早来的境遇,更别说深透自如地诠释 与从容不迫地应对了。

    相对下一个五千年而言,三两代人甚至四五代人的失衡和莽撞,只是某一种高尚的尝试,急于任何形式的归纳,有些草率。 静独醒悟的时刻,我这样劝自己:假如我无法说服自己,我就不能去说服我的孩子。

    人类的远方未必一定就在人类的前面。有时候,昂首与低头,并不是 准确无误的瞻望。时空的多维肯定不会与越来越浮躁的生命渴求达成毫无根据妥协——长城之所以得以屹立,是因为大地宽容的隆起。人类用视线、 思考和灵感直觉共同搭建的那个高度,永远也不会峭出无穷的云天。

    时间的长城上,我们没有敌人,更不该创造狭隘。

2007-4-30 下午 05:32:08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