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随笔:忽然的失落

    这个季节不乏色彩,却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落寞。
    也许期待太多,也许情感苛刻。这个世界,似乎除了想象,任何事物都不由自己选择。
    酒酣耳热之后的清醒,常常叫人虚脱。哦,原来所有的炽烈与亲切,只不过是喧嚣的人伦中,一个浮荣的片刻。大段的日子,还是一个人黯然寂寥的深觉。
    天地之间,除了时空的距离,还有心的隔阂。当梦的冲动挣出了黑夜,你才发现,那是一个近似幼稚的狂妄,狂妄的大错特错。
    其实你并不懂得生活无奈到底是什么,你只是常常不自觉得沉浸于那一个人的渴望,一个人的激越,一个人的思念,一个人的憧憬。你最大的痛苦就在于,你不知道该与谁分享那份慌乱,那份不安。
    明媚的阳光下,你是一颗孤独的灵魂,一堵风蚀的老墙,一条孤独的影子,一架没有丝线的纺车,一只失传很久的歌。
    屋檐下,燕子归来;草地上,风筝翱翔。
    你坐立不安,朝思暮想,翻箱倒柜,苦笑皆非。是的,你一直未曾这样空虚,这让你想起了早年课堂上语文老师讲到的那个成语:抓耳挠腮。
    命运如此儿戏,它把你这只猴子无情地抛在了这个陌生的荒诞年代。你望尽天涯也找不到故乡的那座山,那片森林,那个果叶丰貌的乐园。
    你不得不模仿着,人间的快乐和忧伤,努力使自己像个人一样的活着。朝夕昼夜之间,你任由时光之轮恣意碾碎你彷徨的心灵。
    如瀑的蔷薇就要盛开,季节的墙外,是别人的精彩。
    忽然的失落,更像本来的生活,你自己的、孤独的生活。夕阳又醉的时刻,你该劝一劝自己,错了就改,不要继续无望地,向未来邀约。

2007-4-28 下午 06:28:15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