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随笔:人,必须自主地活着

    看到陈晓旭出家做尼,似乎许多人都感到不解,进而大加诧异。而我的内心中,却出乎常态的理解她。也许她出世隐空的理由我永远也猜不到,但有一条明理,我可以强加给她——她有自主选择的自由——她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地活着。而这恰恰是很多很多人所没有的。

    做人最失败的状态就是没有选择地行走,每一个方向和每一条路径,都是别人指定的,他只能按照规定的速度和预设的步幅,机械地前去或后退。从他下生到他死灭,一直如此。

    思维的极致,往往会触及天意的初衷。有时候会突然认为,这个看似亲和自在的人世间,实际上是个硕大的牢笼,许多人被一条条长长的锁链牵铐着,而他自己却不知不觉。那些锁链无形无状,却是在他出生不久就被套牢的——我把它们称作人类思想的桎梏。

    所谓空者,不外乎一个净字。净到一定程度,人就做到心思无杂。所谓一个人所要求达的空境,只不过是还原纯粹的人性,因为纯粹的人最接近神性。这很难,但能让那些具备慧智的人得到无牵无挂的快乐。虽然从社会人的角度看出家人,会生出一种认识上的不屑——这种不负责任地逃避世俗苦累的做法,是消极的,是无奈的,是不近人情的自私。但对于一个人的本然,自我才是唯一的真实——自由选择的真实,而这真实是为了修至空无。

    人就是这样一种存在,从他站立行走的那天开始,他就成了自己。可以与任何人没有关联的自己。极端地讲,人为何要与别人相关联呢?关联的意义何在?

    有朋友对我说,他也想出家——如果没有孩子的牵扯。在心灵深处滋生出家念头的人,并不在少数,包括我自己。那种弃世独行的心念,并不全是因为失意、失落和倦怠,更多的是因于对人生的醒悟——百年生态,只为营营碌碌的苟活?——为一张瘦脸,为一肚饥肠,为某种快感。内不知满足,外不合适宜,尴尬得意交替。

    冷暖饥饱、卑微高贵,得失对错,似乎关系重大,就这样任由解不开的结一个套一个,束缚到不能正常呼吸。难道人生必经这些“历练”么,我可不可以把它们当作一些徒劳无益的折磨?

    我对朋友说,如果有这么一方净土,我愿意与他相约,一起去度过剩余的生命。哪怕就是一天。这一生也有了一刻超脱的活。

    我问他:这样的净土,有么?

    他非常疑惑地看着我,喃喃自语:没有么?

2007-3-2 晚上 22:21:28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