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随笔:骑在岁月的门槛上

    骑在岁月的门槛上,我像一个天真的孩童般期盼着。已经度过的昨天有些快乐的片段,很是叫人难忘。那么即来的明天,是不是更多美好?时光老人一脸的慈祥,它温和地看着我,如同和善的外婆注视着满眼纯真的外孙。可它没有回答我的任何问题,或者它本来就不愿也不能回答此类问题。将来如果都能一目了然,生命岂不更加悲哉?
    腊月二十一是一个阴霾的日子。窗外是一片雾蒙蒙的天空。我从玻璃的反照中看到自己的脸色很不好,熬夜的缘故。这习惯很坏,我对自己说。有时眼睛与眼睛的交流更说明问题,不需要语言。看来语言对一个人的绝对自我,毫无用处。即便倾诉可以理解为语言的交流,但那也是因为眼睛正在沉默。
    也许我完全可以自己回答自己的问题,哪怕是关乎到未来的大疑大惑——如我知道自己最终会死,彻底从人世和时间里消失。人一生中,大部分的路向其实都是靠自己指引的,甚至可以预期某些遭遇。比如说人际约会,绝大多数人能够预料到约会以后发生的情节。
    抽出一支烟,在即将点燃时想起了某人发给我的一个短信:“你连呼吸中都有巨大的烟味……”而我还是点燃了这支烟,吸了一口后,又摁灭了它。这动作倒是很像行为艺术。
    行为可以升华为艺术,艺术也能导引行为的偏向。这判断没问题,很实在,但更像废话。我不知道行为与艺术之间有什么明显的区别,因为它们都是人的产物。我倒更喜欢把人看成物化的东西,或者人本来就是物化的灵魂。
    有人走到我的身边说,怎么这么清闲?我有些不快。难道人生就该是一场忙碌?
    活着,有思想,有行动,而它们的目标却只有一个,追求不用思想不用行动的境界。那叫理想的伊甸园。这样的人类宿命,不好玩。

2007-2-8 上午 10:40:38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