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随笔:在岁月里,重复自己

    一直没有找到最恰当的语言,描述后天发启的虚荣,对人生无时无刻的折磨。即使人们知识虚荣是欲望的外在表现,也理解人性蜕变的始端并非源自人们最初的意愿。

    今天,一个人可以凭借网络,就可使自己的精神力量变得异常强大,大到能够穿透许多灵魂层层包裹的坚硬的甲胄,而直达欲望的内核,共鸣与震颤,似乎更像一种蹂躏,甚至叫人疼痛难忍、无可奈何又难拒难舍。这种网络时代臆造的心灵处境,正好吻合虚荣的放纵。有的人甘愿沉浸于那种饮鸠止渴的思想绝望中,而孤注一掷,而歇斯底里。

    任何形式的表达,都有保留或者掩饰。生命与生命之间的互读,常常徘徊在情感的误区,当一个人的情绪一旦迫降此地,那他再次实施突围而选择的所有走向,都是陌生的荒野——那里唯有大片的空旷挤压着灼热的膨胀。理智只不过是对感性碎屑被动的总结,那时,过程已经结束,好戏都已落幕,孤零零的清醒,毫无意义。

    阳光和水,在人们的发肤上沉淀或升腾,挣扎到无力时,膝盖是对自己的屈服。

    枯败不是翠绿的结局,生命的极限其实早已在欲望深处,悄悄地潜伏。人们之所以对婴童们稚气的脸上悬挂着的泪珠和笑容耿耿于怀,是人们忘记了自己当初慌乱设定的情感密码。大局已定,无法更改。从孩子们懂得哭泣或嘻笑的那一刻,一切都与你毫无芥蒂。

    世世代代周而复始,仿佛是当初的一个人,在长长的岁月中,不断地重复自己。

2007-1-6 上午 11:46:08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