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随笔:秉持诚实的人性

    启开最后一筒红双喜烟,里面只剩下了最后一支。一瞬间我忽然意识到,这筒烟似乎是在提醒我——这一年也还只有最后一天了。时间就是这样有意无意地数算着,好像没有尽头,却随时都可能到了尽头。

    过去的一切仿佛还在眼前,栩栩如生,实际却是散去了遥远的遥远,永不复还,永不再现。而今昔已再无新的忐忑、新的谋划与新的寄期,记忆再深,亦留念无凭,或者这就是生命的独特——真切度过,又无法复写。

    思悟到虚无处,才发觉灵魂的纤巧,如此细密而周正,它不会放过任何一丝曾经被触动的痕迹;情怀的缝补,虽是环环相扣,却无法掩盖撕裂的事实。大千世界,其实不过是回闪过往的一个个片段,我既在其中,又若似隔岸旁观,而我周边的风景和人伦,依然瞬息万变。

    光阴更迭,明暗轮回,有朽老也有芽新,我的视线常常能读到一些清浅而真稚的寓言,直白、坦率而亲切——道是道,理是理,笑得酸痛,哀得畅快。知与惑之间,我给自己留了一块似是而非的缓冲地带,任由自己步入暧昧的心境,半醉半醒,亦醉亦醒,又醉又醒,不醉不醒,无醉无醒……

    庸人多累心,苦命常劳力。这世上只有短暂的浮荣和永久的心悸,愚笨,或是精巧,活法而已,天意注定,而非人计所谋,所以没有人可以猜透命运的牌局。我想我是庸人中的庸人,苦命中的苦命,因此我反而坦然——毕竟,该得该失,身心一己,定是力所不逮,随它去。

    在岁月里颠沛流离,最好少一些嗟叹,多一些昂挺,走过风雪茫茫,就是晴好时日。俗世一趟,不可比,不可欺、不可疑,否则,永无宁日。

    新年来了,回想去程的沉重,并不妨碍继而迈向的轻盈。反复矛盾与跌宕起伏,当是人生标线的必然曲划。也许做人的辛苦,不该成为一种喋喋不休的牢骚。时时保持宽和的心态,努力磨合犬牙交错的情智,调匀气息,专注地倾听新年的钟声从悠悠时空迢迢传来,才是我一贯秉持的诚实人性……

2006-12-17 凌晨 00:30:52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