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散文:大雨

    大雨,如突如其来的情绪,在夏季的序幕,忐忑无边,瓢泼肆意。
    风是淅沥的弧度,从视线的边缘蜿蜒到心底。站在安静的暮春初夏, 沉浸于清幽的聆听,竟有这样一份感动,这样一份毫无来由又无比清澈的 感动,慢慢荏苒,缓缓沁洇。
    这一场难确始终的雨事,像是岁月的标点,界定了时光的一个片段。 春在左边,夏在右边。而你,远在记忆的对岸。

    伞下,无法看到隐晦的天色。只好靠想象勾勒幽婉的情节,那其中, 曾有一个昼夜,为你郁郁而行。雨丝浇漓的日子,有些沉重,无意说清。
    此刻田垄之上,花生的幼苗正在舞蹈。滋润的感觉,如此美妙。忽 然想起了那些树,每一棵都在植活思念。花落尽,叶蓬展,又将开始热烈 与缠绵。如果你冷峭的恪守已经松动,不妨伸出双手,掬一捧甘冽,学会 为自己煮一壶绿茶,直到品透天理。

    滔滔人伦,蒙蒙凡心,都是水做的风景。
    别对我说你听不懂雨的箴言,我早已在你最是纯粹的年代,向你预告了决堤的后果。汹涌的梦想,常常诞生于漫长的夜暗。
    青葱的情怀,别靠近即将枯朽的枝干。
    我喜欢把一场雨,看成一种呼唤,对万物生机的呼唤。而你的芽尖还没刺破阳光的倔强。

    并不是所有的大雨过后都有彩虹。
    我坚信不甘落寞的期待,是没有终点的希冀。未来的谋划,应该 是不假思索的愿望。
    朋友着急地问我,长假来了,却不知该去哪里消遣。 我面无表情一本正经地回他说:有个办法。你摊开地图慢慢浏览, 或许能够找到去向。
    窗外,大雨。室内,哄堂大笑。

2007-4-30 上午 11:50:08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