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散文:有雨就有晴

    有雨有晴,才是亲切的人间。
    当生活中充斥着阴霾,就让心绪与伞一样,悄然走进季节的小巷,轻轻地展开……

    人一生,总有一些放不下的事情,深深地印痕在记忆里,每每想起,就不由生出惦挂。人们习惯把那种情态叫思念。
    而你不知思念多美啊,就像初春飘洒的细雨,每一滴,都能溅开澄亮的小花。

    最近脑海里不断浮现这样一个念头:春天来了,人们最先遇到什么,会特别开心?
    把自己放到了被询问者的位置上,一遍遍地被拷问着,似乎这个拥挤的人世,只能自己才能回答自己。很奇怪的问题,很奇怪的询问,很奇怪地没有答上来。

    夜深了。
    听着一段不知名字的歌吟,精神依旧倦怠,而思想无限空旷。
    灯光下的自己,如同一直扑火的飞蛾,在文字的牵引中,一次次地撞击心灵的墙围,魂魄的力度有时刚好能够突破肉体,而再也无力飘去更远。
    偌大的人群,只有一种叹息可以不约而同——世界之大,却无人知我。
    为何要人知我呢?
    同样没有答案。

    真想对那个女子说,要想不再是个孩子,就生个孩子。
    做了母亲的女人,才真正长大了,才真是大人了。母亲是撑起人间的屋顶。
    而不知她是否有了做母亲的能力。在女人达致母爱无畏的境界之前,她要有做母亲的勇气和条件。前提很简单——为了爱,生个孩子。然后,专注。
    春天的夜里,想起这个命题,是因为联系到了春天的本质含义:蕴育和萌发。进而,蓬勃与茂盛一个个无限蔓延的希望。

    对于一个人而言,活着就是唯一的获得,唯一的成就。
    没有生命,精神亦将彻底的消灭。在唯心与唯物之间,人是一个临界点,两端都不是人所能及的处境。光明与黑暗的绝对值中,人是不存在的。
    人世的白昼与黑夜,只是天体之间的默契。只不过,人们喜欢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当作参照物,去对应日月轮值的时序。
    在恒河沙数般的星云里,每个个体的人,连一粒尘埃都算不上,更谈不到什么时空的意义了。由此而略感悲哀。“我”存在与否,竟这般无凭无据。

    此时,如果给我温一壶酒,我想走进料峭夜风中,邀近圆的春月,一饮而尽。
    有人给我温酒么?没有。所以今夜阴郁,不见月光。

    也许是觉察到了自己情智深处的那种沉落感,“我”觉得真的人到中年了。
    倒是没有惊惧的心理,但甚觉迷茫。
    春天,原来就是枯树新芽交替的时节。恍然大悟。

    有雨有晴的日子,不妨安享光阴。
    假如本命注定不在凡尘,且把人生当作一次快乐的远足。
    路途上,每一天的经验,都该完整地收藏。
    神性之光照耀心思的片刻,人性更觉温暖。
    春季深处,将有丰沛的雨水与充足的阳光,植育出大片的愿景。
    希望恰似追逐的眼神,在前方扑捉到你……

2007-3-2 凌晨 00:46:51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