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散文:回首,一路糊涂

    避在夜的深处,回瞻走过的那些光阴,匆忙又漫长,似乎不尽是自己的故事。憾然轻叹,人,有时真的不识自己。更不知,谁近谁远,谁真谁假。扪心自问,可曾偏颇否?

    庄子不说话,管窥人伦虚。确实不错,越来越悟解此种滋味。哀,人间多自恋,情缘总排他,绞尽脑汁,却是毫无缘由的自私。其实不是看不懂,只是不愿太明白,都挺可怜,短暂一世,就让他们争夺吧,也许那些所谓的快感和深重的伤痕,能让他们觉得充实——而这,就是满目疮痍的个体思想,独特而重复,大同又小异。

    许多熟识、甚至很亲近的人,如果让他辩解自己的时候,洋洋洒洒通篇凄厉,我只想苦笑,因为我在自责——怎么会相遇这多此等人类?这个时代,我无力跳出一个心怀叵测、处处唯我的人群,尤其是当我透视到那些故作姿态又矫伪矜持的浅薄之徒。虽然最是鄙视佯装的姿态,但又不忍戳破丑陋的伪装,这就是我的矛盾,无法与人分享和稀释。

    回想起清早上班途中目睹的一种尴尬:大约耽搁了时间的女子,恐上班迟到,脚下有些慌乱。她既不想放下端庄,又不愿错过流水般无情的公交车,所以时跑时走,形色乖张。忍不住为她唏嘘。唉,她又何苦哟——你就迈开双腿奔驰而去吧,别误了时辰才好,这路上谁认得你呢?一份无谓的矜持,是做给谁看的呢?也许,人的内心总有一种暗示,就像那个女子,以为人们都在看着她,可怜她太在意自己了。陌路匆匆,谁会在意她的仓皇或从容呢?

    生命的进程中,常常是身在其境,万般糊涂,而那些事后的明白,已毫无意义。因为一种无法说出口的期待,叫人变了本真的模样。民间有句粗话:又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此语,可由浅至深,淋漓尽致地揭露出人性的丑陋和情感的卑琐。

    不说也罢,很有意思的是人,没有意思的也是人,无聊透顶的是人,深蕴滋味的是人。人,真是一群莫名其妙的动物。如果在这个宇宙里,再找不到人的同类,我看,一点都不意外。

2006-12-25 夜 11:23:43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