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其它:外面

    忙忙碌碌的日子,若白马过隙,恍然之间就进入了农历三月。三月三那天中午,恰好与几友小酌,我说真巧,今天三月三,三三得酒,应该尽兴。由于肩背不爽,我只是用小杯对付着啤酒,而他们果然尽兴,渐入酩酊。其时,看他们脸红眼红执着于某个问题的时候,独醒着的我既觉得幼稚,又确乎内心的羡慕——有时候,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滋味,更近痛苦。

    昨日,醺醺然中将去年四月份就已到手的书稿,交与了多年的知心好友,托她帮我挑拣删改,再增添一点近期的文字,只保留散文诗歌三百篇,以尽快付梓。送她的时候我还一再嘱咐,力争六月底前,归置好还我。她嫣然一笑,回头对我说,不放心现在就拿回去啊。挥手归回,心里只有感激——怎么会不放心呢?一个倦懒之人,自己竟然不愿直面自己的文字,致使一件兴致盎然的事,拖进了木然无味。

    前不久参加了一个桃花旅游节。沂蒙岱崮,一个小镇,十万亩桃树,号称天下第一桃乡。风尘仆仆的四人,从一下车就觉得陌生,不管是风景还是语言。更陌生的是相聚笔会的人,除了山东青年作协的一位老师,全都不知谁是谁。幸好大伙此行纯粹是为了游玩,不作其他谋求,也就无所谓远近亲疏了。游弋于花的海洋,才懂得什么叫做审美疲劳和单调无美——红花须得绿叶配,太张扬的桃红,因为缺少大幅绿色的背衬,似乎不臻诗意。所以一程走马观花,归来竟毫无感触淀于笔下。

    五一黄金周几近,打算伙同连襟一家,去一趟曲阜和泰安。是为了孩子。目的是让他们读到天下师表的孔子和始皇封禅的岱宗。人需要给自己张挂一幅信奉,即使不为了朝圣和皈依。或许原来的原来,并不是我们如今天所看到的、所想到的那样,但我们总能以今拟古,寻根求源,力争更多地察清往昔,这对孩子们的未来定然有所助益。

    避免在浮尘飞扬的焦躁年代彻底的沉沦,竭力为自己留住一点本我的心性,于某个时刻让自己全身心的沉浸于深幽静谧又盎然生意的大自然、大境界、大情智中,将语言的逻辑阶梯无法浮现的悟知跃入直觉的灵感,刹那间,一任无始无终的生命之意识流呈现在正法眼藏,上下四方,古往今来,把无限的时空凝结于一瞬,这才是人生的绝对超越和解脱。在琐碎的生活之外,我是如此地想望这等般若。当一个人的心胸,把所有的生物都视作平等的同在,当一个人能把其所经历的人伦,都纳入了清净的明澈的天空、皎亮的月华和突破了任何拘宥的无限,一切诗意的领悟就真的步入了明心见性的虚无。每次有幸沉浸于静独的时候,总喜欢品咂这样的句子: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我在人间走,人间暖我心。心的外面,未必全是可以入眼的人间,这个世界时而天涯咫尺,时而咫尺天涯,处处有花酒,花谢酒还香。一曲了,魂未回。

2007-4-21 上午 11:08:29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