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其它:一定要开心地活下去

    她不知道为何,会被命运安排成了这样一个人:离异,母女离分,生活,从其乐融融的三个人,又变回了影只行单的一个人。
    她心里恨恨地想着:如果上天再给她一个选择的机会,她愿意从一开始就独身。如果给个时限,她甘愿是五百年。
    五百年,多么漫长的时光啊,在人间,五百年足以繁衍五六代人了。但却在冥冥之中,那只是一个轮回的间隔。

    周六去学校看女儿时,她问孩子:你不会怪妈妈吧?女儿深深地看了妈妈一眼说:我从没怪你妈妈,今天不怪,以后也不会怪。
    她知道女儿心里是怪妈妈的。当然女儿更怨恨爸爸。
    与前夫签署离婚协议前,他们征求孩子的意见,由她决定跟谁过。女儿说:跟姥姥过。但爸爸妈妈要付钱。最后他们依了奶奶的意见,孩子跟爸爸。

    他最后一次央求她:能否看在往昔的情分上,考虑孩子即将高考了,把离婚的事再拖一年。她摇摇头,没有回答,但他从她灰冷的眼神里,看到的是决绝与冷酷。
    她是个有洁癖的人,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干净得令人畏惧。就像她从来不与人握手,哪怕是别人伸手等了许久。作为一个政府小吏,她为此得罪了很多人。但她就是不想委屈自己。

    离了也好。躲开清冷的家庭环境,也许更能找回当初静娴的自己。
    半年后女儿就要高考了。她不担心孩子的学业,女儿个性与她一样,是个不服输的人,高考对女儿而言,算不上一个大的考验。
    记得那年邻居失火,殃及池鱼,她家里也被烧得一干二净。女儿看着化作灰烬的玩具,含着泪问妈妈:以后我还会有玩具吗?她连连点头:一定会有的。女儿听到妈妈的承诺后,立即开心地去找别的小朋友预告去了。
    走出那个家门时,女儿问她:妈妈还会像以前那样爱我吗?她也是这样回答的:一定会的。

    冷静下来的日子,她觉得前面一片茫然。
    突然的变故,让她不知道怎么生活了。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可这开始,让她如此的不习惯。
    这套新房,他们曾经准备留给孩子,甚至都还没来得及装修。
    一床,一桌,一人。她就要了这些。她要自己重新填满它。
    电视机放在地板上。正在播放《中国式离婚》。就像复映他们的婚姻生活。
    她想,也许还有许多中国人在重复他们昨天的故事。

    曾经的同事从外地打来电话问她:听说你离婚了?是不是真的,为什么呀?
    她说:离婚了,还需要问理由吗?
    老同事不解:有无缘无故离婚的吗?她回答:你知道不会无缘无故就行了。

    离婚,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可继续生活下去,就需要一个结实的理由。
    她需要重新找个理由,好好活着。她对自己说:一定要更加开心地活下去。
    人这一生,只有自己不会辜负自己。

2007-3-19 下午 03:20:35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