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其它:试图忘却

古语凿凿:哀莫过于心死。那是怎样的一种裂痛?
如此刻的我么?除了漫长的日月,以及凄冷的心境,再无依托。
大概或然如此。我的情感之路上,就是这样,突遇了心死魂灭的感觉。

胸口上,有一条疤痕,沿记忆延伸到此刻。
我憔悴的脸上,布满了憔悴的神色,像斑驳的墙皮,大块的剥落。
当你从我岁月的版图中彻底的割离,我就只能伏在追寻的目光里,黯然碎魄。

僵而不倒的日子,我只是机械的积叠。
人世间最无奈的表情,也许就是我不由自主想起你时,浮于暖阳下的,那种类似抽搐的悸动。
我一直笃信,你值得我深爱,却不值得我珍惜。你错就错在不该走进我的心灵,而错误的根源,始终在我这里。

春天刚刚开始,土地依然肥沃。可我手里只有一粒种子。干瘪而尖刻。
当和风南来,当细雨走过,我却不肯再次耕播。
寂寞的我,宁可使这一季荒芜,也不愿让心田里,萌生一垄恨的苗禾。

可否,给一个理由,让我忘却。
我不怕独自漂泊,只是惧怯那个遥无期限的承诺。
红尘一梦,唯有机缘的分合,难以记写。
假如你再也无言相赠,请与我挥别沉默。
或许,这也是最好的结果。

2007-3-11 上午 11:31:39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