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其它:开始活得怪异

你故作轻松地,与他无言而别。
此后,用大段大段的追忆,只想他的好。
人就是这么撇帚自珍,在一切都失去的时候。
似乎命运的始末,早已注定,拖过今天,拖不过明天。

在春天刚刚开始见暖的夜里,读不懂你。
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态度太接近了。反而,排斥成了距离。
我能替人间设想无数个悲伤的情节。却,无力设身处地的帮你体验平静的别离。
只当你真的流过泪,或者关起门来窃喜。
其实解脱之后你又一次赤裸。所以,你会时不时突然地觉得冷,从心底泛起的冷。

我承认你的文字别有缠绵和凄婉,如夏日里沁凉的冰淇淋。消融于心的故事,不似化在嘴里的快意。
清爽已与你无缘。阳光下你怕丑陋而掩饰美丽的片刻,我才同情你。
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残忍。因此我不对那些以爱的名义实施的自私报以歉意。

今夜我的情绪与你曾经的感悟一样的毫无价值。经常忐忑不安的人,最是可怜。
可惜这座城市盛不下个性,尤其是不对称的姿态,往往落单。
也许我不该劝你过分地贪婪自由,因为自由的生活,或者更不适合你。
一个不受委屈的生命,必然不懂对别人的宽容。

明天,有一个孤独的人将去落葬她的母亲。同时明白三十岁的人生所能理解的所有含义。
我似乎没有给予她叮咛。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不需要别人的叮咛的。
我说入土为安。去埋下思念。那条路上,心要比脚步走的更远。

元宵节就在眼前,一条街都是花灯。
春节过后,这是最后的年味。这让我暂时不为那些寂寥的人叹息。
包括我自己在内,许许多多的人,开始活得非常怪异。

迷茫的揪心。我抬头看了看跳动的秒针和沉静的弥勒与观音。
哦,时间叫人衰老,而它们却不会。
生生死死,悲苦喜乐,真的可以寄存到冥冥之中吗?

夜沉沉。窗帘紧闭。
我的梦隐隐约约醒着,我看不懂。
恰似这一行行的,你也看不懂的,文字。

2007-3-3 上午 02:11:34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