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站文集>>枫叶文集>>第三卷>>其它:最后

    看到有人发了一首歌曲,名字叫《总有一天等到你》,很煽情。歌词更有意思,“山高水急、你我东西、天天等你”。等你就等呗,还要边唱边等,怎么看,这等都隐约露出点不耐烦。那蔡琴也是,都那么大年纪了,还等,再等就等出满脸褶子了。你自己愿意等,就偷偷等吧,出来忽悠别人也等,就是你的错了。

    “花到折时只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看人家这句子多洒脱,很符合现时风气。不过这种玩世不恭、放任自由的作派,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很环保,弄得残花败柳到处都是,且还没有人来收拾,不利于和谐社会建设。

    话说到这份上了,就不得不牵扯个性自由的问题。老一辈有产阶级诗人们,就对个性自由专门论述过。阮籍的《达庄论》、《大人先生传》,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声无哀乐论》,都是抨击虚伪名教、提倡个性自由的代表作。不信你去读读看,说不定读到妙处,能帮你启开心智,忽地彻悟,一下子把自己变成了狷介旷达之“高”人。古人们的诗句虽然阅览起来晦涩无比,却更深刻凝练。

    所以啊兄弟们,姐妹们,听歌听曲时千万要提高警惕,这门艺术都是个性作品,你可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深加鉴别地欣赏,却不可以盲目信奉地吸纳,否则一不小心,你就成了别人个性的继承者,继而自绝了本心。最后,人家的个性复活了,你自己却没有了,更别奢谈所谓的个性自由了。真到了这处境,可就很危险了耶。

2007-2-8 上午 11:07:58

了解站长

200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