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语海岸

 

蓝色枫叶

 

创作时点:2006年07月11日下午  于山东日照新市区


    真实的心境,是写不出来的。即使思潮翻涌着,像庐山的云海,闪转腾挪一望无边。你又如何体会那片茫茫的静界,当缄默的极端,是接近痛苦的觉悟和虚无的遗失。

    在事先无法拟定标题的陈述中,也许只有一段音乐兀自响起,也许只有一缕烟雾轻飘而去。如果一直这样放任无向的感知漂流到任何地方,我只能随这发散着的状态,记录无法修改的情怀。

    你别指望从我文字的唐突段落中,提炼出跟生活亲密接触的那些细节,因为情感的章节不是历史的片断,我只要一些意会的内蕴,而不要发生了的事实。我害怕事实,它很容易让人忘却——温煦的气息,悸动的贴合,还有离别的思念。而忘却是最终的结局,它却占用了漫长的时间,那是最揪心的过程,那个过程会伴随一生。

    人生究竟可以容纳多少悲欢离合?智慧到底能够破解多少愚顿痴迷?情感的站台上你该如何迎送怎样取舍?是的,总要有一些选择会露出破绽,总要有一种伪装能够揭穿。但是,如果人伦的真谛,是去除了本性的丑陋,我又何必非要戳破那层发乎灵魂的裹挟?

    岁月不是人类无限驰骋的疆域,灵魂不是生命永远企望的原始,宗教不是生灵必须皈依的属地,现实不是命运绝对信任的客观。你不是一条多足站立的怪兽,每一个基点都能触及天理的内核,我也不是一束随处开放的月季,从来不知玫瑰的芬芳。在我们正要走过的时空里,只要有一声感动,我们就会放弃维护矜持的那种狰狞,奔赴梦寐以求的温馨。

    是的,我已无话可说。就像你选择了沉默。就像我们没有能力寻回那那失落的玛雅,我们只能依靠寂寞的神话,遥望月亮之上,那孤独的灵魂与音乐齐飞。童年的回忆,犹是茫然的清白。在风铃摇响的缠绵往事中,还有一个完美世界,浸泡一杯茶茗。

    是的,黄昏那边,挥手而去的二十世纪,埋葬了隔世离空的红颜。水边的阿迪梨娜,早已听不懂这一曲幽怨的琵琶语。季候风还要经过梦里的橄榄树,风中道禅,依稀心若莲花开。高山流水,天涯共此时。我把我的文字,沁入你的生命,只是为了找一个字代替,这是我永远的秘密。你知,神却不知。

    哦。如斯如是,我就这样沉浸,在海鸥牺息的海岸,悄悄地活着。当你有一天隐约听到了关于我的传说,那时,我早已与那无垠的地平线,轻轻告别。

    

返回文集卷一目录

[关闭窗口]

 

本站自创文学作品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版权所有

2006-07-11 16:03:47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