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皈依阳光的城市

蓝色枫叶

 

创作时点:2006年04月24日晚  于山东日照新市区


    这座城市一年光照平均二百多天,因此绝大多数的日子非常清晰。透过洁净的窗,或者走出户外,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澄澈的天空流淌的纯蓝。这一种得天独厚,至今也还没有得到生于斯长于斯甚至以后还要埋于斯的人们的足够重视。

    火红的五月就在眼前,春季也即将走过,而干燥的风里,依旧没有雨的消息。季节的边缘,生活像不听话的学生,时常弄出一些插曲,让按部就班的日子,多出了一些恼怒或者惊喜。这座城市盛产恼怒,更孕育惊喜。假如你能暂时挣脱无处不在的世俗,不去想怎么升官发财,不去惦记买彩票,不忙于推杯换盏拉帮结伙,这座城市独有的宽敞和祥和、从容与清静,正好符合一份悠扬松弛的惬意,也能满足放达自在的诗怀。

    这座城市中,既有穿着高跟鞋姿态优雅行走厅堂的女人,也有蓬头垢面走街串巷拾荒糊口的男子;既有西装革履彬彬有礼的风度绅士,也有尖酸刻薄铿锵吝啬的饶舌泼妇;既有博古通今学识渊博的文人贤哲,也有孤陋寡闻浅薄虚伪的流氓市侩;既有刚愎独断饕餮贪婪的卑劣之徒,也有奉公敬业埋头苦干的各业职员。当然,这座城市的大多数人,还是些从早到晚忙忙碌碌的市民,他们是顾不得停下手头的活计,而漫步海边迎接日出、徜徉松林目送夕阳的。所以这座城市的魅力,反而叫缘在其中的人们忽视了,倒是途经这里的过客,忍不住驻足惊诧,直呼其美。

    这座城市的夜晚最是浪漫的,这是一种小家碧玉式的浪漫,有一丝胆怯,也有一点好奇。万家灯火与街市霓虹,为这座城市描绘了一幅接近梦境的温暖景致。迎着习习的晚风,你能嗅到一种类似爱情的芬芳。这座尚未摩肩接踵的城市,因为少了一些拥挤而多了一些亲切。你总能在某个店铺或路口遇到一位老相识,进而痛快淋漓吐纳尘封许久的记忆;你总能在城市的某个空旷处,独处一刻毫无搅扰的沉思,而绝对悄然地夸张自己的心境,直到夜籁俱寂。

    这座城市的清晨更是敞亮的。当露珠欲垂、霞彩似火的朝曦弥漫开来,你只管高亢一歌,而没有人会惊诧你发乎内心的那种愉悦,因为这里的人们已经习惯了面对曙光的欢呼声。采茶姑娘的笑脸,仿佛还带着昨晚约会时的羞红,爱的芽尖还如此的稚嫩,却正在幸福的回味中茁壮成长。

    这座城市还算质朴厚道热情好客,最好的体现就是那些四通八达笔直宽敞的道路,还有落座必然敬酒三杯的豪爽气概。这座城市又难免露出一些破绽,捉襟见肘、风闻成真的现象时常得见。这座城市有些虚荣,这种虚荣与季节的变换无关,与这里的历史沿革无关,与这里的人文传统无关,与这里的男女性情无关,这座城市的虚荣来自于这座城市深处的某些人群和某些阶层的不自信不大度不作为不沉着,也与这座城市狭隘自满的视线和固守不渝的人伦解构有关。也许,一座城市和一个人一样,最难的是自我的突破——胸怀、勇气和自尊。

    自上而下俯瞰这座城市,她是这样的静谧恬淡,就像一位青涩安然的处女,蔚蓝的大海是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峻秀的山峰是她丰润的乳房,绵延的土地是她丰腴的臀腹,谁都会相信她能在这个世纪,寻到一份甜美的机缘,为这块土地孕育出丰硕的未来。

    五月的喧嚣已经靠近,这座城市又要进入旅游旺季。你可以用最丰富的想象力猜想一下,那如潮的人流伴随着发烫的夏天,又是怎样的在这座城市荡起了别样祥旺的涟漪。无论是这里的原生居民,还是四面八方前来皈依阳光的信徒,他们都是这片美好的土地上不断繁衍着的最有价值的人气。

    岁月的迁徙一如既往,总在沧桑之外,这座城市喜欢孕育传说和故事。传说是憧憬的执着,故事是奋斗的脚印,她在向前走,一直不曾犹豫,因为她笃信前方的前方,就是希望……

    

返回文集卷一目录

[关闭窗口]

 

本站自创文学作品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版权所有

2006-05-18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