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网站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9年度作品目录旁观集之一:造化

  无心才不会变心,因为“心”无皆无。有心未必就会变心,因为“心”若有属皆无可变。心乃情识、情归执意,是为原点,或为终点。红尘熙熙,一心一意者无忧,人世攘攘,有一心再无它心。心乱,则诸事乱,心乱,则诸世乱,终修不得至臻果然已。

  人世间,有许多位置、角色和程式,是故作姿态的摆设,它们让明白人知晓了什么叫虚伪、虚假、套路。文明需要很多块遮羞布,虽然人人都明白“皇帝的新装”是什么。有人无意改变,有人无心改变,有人无力改变,有人不愿改变,其中缘由很多,而归根结底无非都是世俗人。

  心安则安心,安心则心宁,心宁则灵净,灵净则神清,神清则意空,意空则眼明,眼明则耳顺。却不料,来了一阵风……

  心慌了,情散了,灵枯了,神靡了,意懒了,人们却不知为何——物质较以前丰富了,选择较过去增多了,视听比原来繁华了,怎么反而更孤独、更空寂、更迷茫、更消沉了呢?少了什么?缺了什么?丢了什么?失了什么?是信仰?不尽然;是热情?不尽然;是追求?不尽然;是愿景?不尽然。那么究竟为何没了亢奋、冲动、怡然、期待和耐心呢?也许就是艺术,是对极致之美笃信不疑的敬仰和喜悦。人类在不断洞悉宇宙、时空、物质、能量、光波的同时,渐渐泯灭了对希望的审美,进而漠视了艺术的心巧。当一群受益于艺术的教化和熏染的人,刚刚脱去了一身的土俗和不能之后,就忘乎所以地蔑视了艺术,那么他们此后的所有作为,只会加重人世间的迷失感,包括理性、感性和人性。世人必须觉醒:失艺术,即失魂。

  城镇化,城市化,大城市,城市圈,是地球人类无法阻止的趋势,这种趋势究竟有什么弊端,尤其是灾难性弊端,人类至今还无法确准。但诸多不祥之兆似乎已渐露端倪,比如流行感冒,这种几乎与人类与生俱来、一直陪伴的自我更新机制,其传染力正是借助了人类集居的生态,而得到了成倍的变增。假如食物链的污染、气候污染、土壤污染、水污染、基因污染、电磁污染、光污染等污染对人类的伤害是咎由自取,那么集居生态的深层次隐患,必将出现防不胜防的突兀。

  不可持续,是一切问题到了临界点的根本源因。传统的不可持续,文化的不可持续,信仰的不可持续,政治惯性的不可持续,经济模式的不可持续,生活习俗的不可持续,精神共识的不可持续,科学认知的不可持续,都是改弦易辙、促改求变的不得不。但是,被逼而变的结果就是赌博,赌博就必有输赢,持平的几率很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当下人类社会已经进入这种状态,结果不容乐观。

  惶惶不可终日,是当今世界无处不在的内在不安。急切浮躁只是表象,心神中的灰颓情态像看不见的病毒。越是敏感的人群越是难免觉察,越是混沌的人群越是后知后觉。不知地球的转速变慢了还是人类追索的脚步太嘈切,无形中的逼仄正在摧毁国际社会的安详与从容。人类一直没有刹车的愿望,总是以为前方充满希望……

  人们没有引起重视的一种状态,就是茫然,而它的前方就是绝望。忽视这种状态的后果非常严重,一旦它成了群体症候,那么就会发生裂变。总览当今国际社会,对时空前景产生盲视、茫然的迹象越来越严重,这就是祸之所依啊。

  政府强力参与市场,甚至越俎代庖于市场,政府的麻烦就将没完没了。市场的主体如果不是企业,那市场也将发育不全、沦为畸形。官员被拴在市场上,就会变得不择手段、失去公允和客观,行政权力的道德有势必然下降,直至丧失公信力。

  真正的寒凉,来自于束手无策,来自于惊慌无措,来自于自断底火。压可以压一时,却无法压太久。总有纸里包不住火的时候,而那就是玩火自焚啊。

  这个世界上,每个尽心尽职的人,都是一样的。他们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对得起一份报酬,又对得起社会大众,更对得起自己的人生准则。他们身在平凡的世界,过着平凡的日子,为一个平凡的世间,承担了平凡的使命——他们养活了自己,也完成了相互的供养。这就是百家姓氏、劳苦大众,是他们支撑了红尘万丈、千年百代。

  多年来,中国人的消费意识,被里应外合的甚嚣尘上的消费主义思潮忽悠的比发达国家的人还膨胀,以至于没有贷款、不会透支消费、不敢超前消费的,都被蔑为愚痴之徒。放眼四海九州,有几个正经人家没有房贷、车贷、病贷、学贷、商贷、货贷?决策者们黔驴技穷后,又千方百计来刺激消费,但不知他们企图让人们以什么去消费?简直是痴人说梦,可能是中了中产社会的魔咒了吧?以为国人真的都富肿的没人样了?工作找不到、薪酬不稳定、贷款压力大、突兀吓死人、创业倒一片的社会状态,让大家拿什么拯救消费的快感?难道这是要竭泽而渔、揠苗助长吗?

  梦里回乡去,树下犬吠凶。乡亲不识认,寂面对眼生。曾是邻舍嫂,相问已失听,婶娘巧遇我,牵我回村东。一别恍隔世,乡音巷间风,故土魂刻忆,仿若画图中。

  雪季山中寂听雪,火炉旁侧茶煨火,书卷悟开驭笔书,我离尘世世无我。

  从百姓俗念中,可窥见世人重男轻女的一种心态,“送子观音”的称谓,字面表意就是坦率直白,那位观音似乎只送子不送女,祈愿者恐怕也是求子不求女。古代男人是重要的生产力,较之男人,女子确实在农耕生产中稍逊一筹,用庄户人家的话说,也没办法。幸亏人命天定不由人,否则必失了平衡对应,人世间全求子得子,子娶谁?谁生子?

  我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让你在故事里找到自己的踪迹,可是我却不敢以虚构的时空,诱你忘记痛苦的现世。是啊是啊,你已听过很多很多故事,有神祇的虚境,有帝王的风景,有美人的缠绵,有君子的文言,还有杀戮与轮回、善良与邪恶、前尘与来生。而我只想告诉你,这一趟生命之旅,是唯一的经验,所有的所有,全部的全部,都是你的开始,你的结束。你可以忘记,却抹不掉时空的记忆。如果可以,我愿用一支笔写下你的悲喜,让它风化于无垠的季风里,每一个起风的日子,都是岁月在读你。

  智慧是一枚枚种子,知识和见识是积厚的土壤。只有土壤没有种子,只有种子没有土壤,不会开出智慧的花朵,无从缔结智慧的果实。

  中国不少地区的年俗中,有除夕户户贴门神的风气,有的很正式,有的慢慢省略了——对联替代了门神。回眸很多古老的民间习俗,起源到定式,都经历了演变的过程——大多是从一开始的实用,化作了象征。比如门神,最初就是秦琼.尉迟恭为李世民守夜驱魅,传到民间就成了按图索骥。爆竹变炮仗,平安符变春联,燃火守岁变为除夕团圆饭,等等等等,莫不如此。当习俗化作传统,风气注入灵气,文化的意义由此滋生。古今中外,有多少传说被忘记,有多少惊恐被掩饰,有多少寄托被隐藏,而久久不泯的它们,就是习俗的缘起和传继的玄机。

  好自为之,是一句最冷漠的客气话,其潜台词中,不乏警告意味,也暗含着言者的割断之心。好自为之,还可以说,从此各不相干,时空不远,亦是天涯海角。

  朗日普照,雪飘漫天,一幅道是无晴却有晴的奇异景象。这样的日子具有别样的玄机,只可惜肉眼凡胎看不清其中的因果,因为世人心里塞满了一己得失,淤堵了情绪、愿念和欲望。晴为阳,雪为阴,此类迹象突如其来的出现,似乎不止于象征,它们交叠于时空,不是融合、抵消,就是重启、再生。为什么我不知道,我只负责胡说八道,却不负责解释凭啥胡说八道,胡说八道了些什么。

  有些官员虽然小手乱捏,却不敢大把抓揣,他们更多的是享受权力带给自己的权威感——在自己势力范围内,他们总愿意拿着胳膊肘往外拐,以职位便利为其它方面提供服务,捞取人脉、人缘、人气,通过曲线救国的方式以权换交情、换人情、换私情、换可以换到的诸多需求和满足。他们没大毛病却顾彼失此——不是潜心伏身一步一个脚印,而是假大空、瞎忙活,终于攒了一大堆问题,积多了隐患。而时下有太多太多此类占位者,他们不管轻重缓急,做事不切实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是善良的人们又拿他们没办法……

  文化是被做文化的人弄毁的,媒体是被做媒体的人搞坏的,教育是被做教育的人整偏的……有人说这话是带着辩证法的——人家当厨师的犯不上拐带坏了你做文化、做教育、做媒体的吧,人家护林员大哥也不可能去搅浑你官场的水吧?人家开叉车的小司机为啥要为你的经济萧条负责任?自不争气怨不得上天不开眼,挠不到痒处是没找到合适的法子。记得过去有句名言叫“空谈误国”,其余音未了,依旧振聋发聩——耍嘴子的人太多了,执行力就大打折扣,敢做事、能做事、做实事、做成事的人少了,自然就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各行各业各担当,兴盛萧条一道墙,角色混淆乱象飞,祸到临头怨爹娘。

  从无字句处读书,是读的最高境界,也就是一个人跳出已有的见识,对世界有了超达的知解。吃别人嚼过的馍,听上去很恶心,但太多人已吃习惯了——天下文章一大抄、世间旋律剪拼惯,拿来主义的偶尔得逞,让世态炎凉不假思索。无字句处在哪里?在仰望天空的片刻,在闭目修心的瞬间。人之贵质,个独省思也。

  盛世有乞丐,乱世有豪强,命苦时空逼,命甜天门开,站久腰必疼,走远腿脚累,上苍无情义,刍狗想咬撕,最是眼前事,转头一场空。

  博览图片不止于百万张,得益于网络传播共享介质。风景、人文、天象、世俗、草木、风水、生灵……肉身没出门,已知天上地下。而看多了,渐渐麻木——相似与重叠、悲欢对离合,仿佛佛门说的那样,世象皆虚无,终于是一场空。没错,皆是一场空,不过空的不是身外的一切,而是目睹耳闻意识者自己,终究是空来空去带不走一片云彩。说到底,这世界假如一直在,也是它们拥有了你我他,也是它们拥有过你我他,也是它们接纳和送走了人形的你我他,也是它们接纳与送走了其它形态存在和消无的你我他。幸好时空记录了一个个刹那给了永恒,或永恒记念的曾经、当下和未来。我们从前是空,以后还是空,原来我们只是我们尚在的经历、经验和经过。所谓珍惜,就是如果愿意,每一秒的此刻,都是唯一。在画里,在图里,在心里,在身上,在昼夜不息的感受、记忆和思念里……在我们唯一一次真实不疑的生命里。

  你是小青吗?为何要这么问我呢?因为你透明的心,理解不了浑浊的期待。浑浊的期待有什么好?没什么不好,但若太明晰,就没有了期待的价值。如期而遇的结局难道就是完美的吗?当然不一定,但错过了就是一生空白。下一生再遇难道也是错过吗?当然还是,因为时空和场景无法重叠。那白姐姐和汉文哥哥算是相遇还是错过,是透明还是浑浊?它们相遇于浑浊,却澄明了心愿,浊清之间,它们辨别出了命运。缘来如是,如是缘来。

  人伦聚散心为门,红尘浮土托雄魂,仰望星空出神去,禅思入化梦不擒。

  爱,没有程度大小,只有爱不爱。恨,没有怨意多少,只有恨不恨。情感之境,寂时无心,静时无情,辗转悱恻是缠绵。恨是爱的一体另面,爱是恨的别样表达。爱与厌恶不是反义,恨与仇怨并不等同。所谓爱之深、恨之切,乃本心同源是也。人世间最后的最后是忘记,忘记了就是彻底的净无,净无到连时空也没有意义。

  爱一个人,就不要扮装其它情绪,因为爱的本质是彻底的袒露。世人之间的误读不是因为间隙、利益和是非,而是因为浅薄辨识的错觉——把没有的事想象成了事实,把自以为是当成了果然确是。很多时候,人们终于只是相信了自己。当然,有些基于心灵感应的直觉很准,但直觉无法告诉人们,真相其实不只有一个的各层因源,也就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全心全意爱世界的人,一定不会抱怨这世界上太多的不尽人意,因为每个人自己也不完美。

  人生皆有梦,开启在梦中。一刹那的憧憬,一瞬间的笃信,足以恪守一世一生,雷打不动。世间人伦,只是因为无时无刻的狐疑,才更珍惜一份坚定。即使浪迹天涯、居无定所的风,也从不辜负一片芽尖、一场凋零。那个梦啊,拴给了月,拴给了星,拴给了孑然独行的影踪……海之岸,山之巅,因为有梦而温暖,因为有梦而恬然,惟愿,梦醒缘不散……

  人与人之间,真正做到相互了解的,极少又极少,而且因为了解的方式和角度不同,而造成了太多浮光掠影。还有了解的主体和客体的各自深度与敏感,致使了解无法接通理解。所以,突兀地听到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评价,不要急切地给予赞同,也不要匆忙地出言反驳,没有谁比谁更深切。人世间,即使做不到悟读一个人,起码别误读。

  曾经何时,人类睁眼看到了阳光、开窗望见了月华,于是昼夜被赋予了阴阳、寄予了雌雄、寓示了起伏。几十亿年来,太阳化鸟,月亮藏玉,被托付了多少爱恨情仇,难以计数。地球人类的遐想是没有边界的,但人类的智能却每每被局限——当能力和梦想无法达成一致,玄幻就成了憧憬与期待的潜台词。也许,人类永远也走不出太阳系,因为这世界是一个“鱼缸”。在其中“活”出精彩和如意,足矣。

  如果梦境可以选择,你最愿进入的是人间已知的惬意,还是从未见过的陌路?你愿梦见的是人还是神?你愿是梦里新生还是接续生活?如果确准了梦之愿,就悟明了自己的本心源意——你终于会明白自己最是渴望的竟然。

  解决问题的人,常常是制造问题的人。解决麻烦的人,往往就是麻烦本身。

  在并不冗长的人类历史上,曾出现过几种古老的特殊角色,如巫师、法师、仙人,他们是超出普通人的能者。由于他们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每每游离于非常“势利“的史卷,缺少深度的铭刻与详细的记载。“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当是他们生态的真实写照。但他们对人类历史走向的影响之大,非常人可猜。像东方朔之流的一星半点的文载印迹,也只是在围绕帝王和帝国大事展开笔录之余,捎带提及而已。不过在时过境迁的社会巨变中,巫师、法师和仙人的衣钵还是得到了世俗的传继——以职业存在的形式,如舞蹈演员、医生、宗教人士、教师、天文地理学家、各类学科研究从业者、魔术师、深藏不露的匠人……应该允许这样说,上古、远古的巫师、法师、仙人,是具有原始科学技术和超常思想见识的先行者,无论后世众生如何误读、妖化、贬蔑他们,他们对人类历史的积极意义,终究要大于他们对科学认知、思想见地的阻碍。

  文化和旅游结合,化学反应,就有人瞬间想到了,在景区搞杂耍、娱乐……真正的文旅相融是讲好中国故事,把包装与内容、意念和物化、事物与介质、兴趣和平台协调好。因为中华大地处处有历史、处处有文化、处处有风情、处处有味道,怎么让陌生化为憧憬、让相似转为不同、让相同化为特别、让平常转为惬意、让期待邂逅惊喜,才是灵感和渠道达成一致的真本事。

2019-01-19更新此页